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4章 分头(求月票)
    “快!”

    “砸门!”

    外面,楚河发现手电筒等工具已经恢复正常。

    而岳山正在飞快拍打一扇木门。

    砰!

    大门被蛮横打开,一道人影扑了出来。

    “哥!”

    岳琴满脸惊惶,扑入岳山怀里。

    “小琴?!”

    岳山又惊又喜:“之前不是吴琦在里面么?”

    “我不知道……我跑啊跑,摔在地上,晕过去了……”岳琴浑身颤抖。

    楚河听完,一言不发地进入隔间,用手电筒左右打量。

    韩兵劫也进来,看到只是一个小隔间,里面有几个书架……但吴琦,赫然消失不见!

    “诡!”

    慕容红尖叫一声:“岳琴就是诡!”

    “滚,我妹妹不是诡!”岳山抱着妹妹,怒目而视。

    “那你怎么解释……她跟吴琦同处一室,然后吴琦就没了……”

    慕容红几乎无语伦次。

    楚河却平静地从地上捡起一个小黑木盒子,望着空空如也的里面,叹息道:“吴琦已经使用了灵异物品,却依旧没有逃脱厄运,应该说不愧是团建难度的诡么?”

    “好了,虽然有些巧合,但我觉得岳琴说谎的概率不大……”

    他望着岳琴,突然问道:“你身上的灵异物品呢?”

    岳琴往口袋里摸了摸,表情一变:“不见了……”

    这一刻,纵然岳山,也感觉有一丝不对。

    “这个……岳山兄弟,我感觉吧,要不大家各退一步,先将你妹妹看管起来,过段时间再看看……”

    韩兵劫尝试打圆场。

    此时由于吴琦的死亡,他们又有了一定时间。

    “我不相信你们!”

    岳山却突然道:“我也算正式员工了,还不知道公司员工为了活命,能突破多少下限么?只是为了一个可能,就可以残杀同伴……你!”

    他指着慕容红:“你这个女人,该不会以为杀了我们,诡就会停止行动吧?”

    慕容红表情一滞,似乎被说中了心事。

    但她自己想一想,也知道不过妄想而已。

    如果对方真的是诡,被杀了外表那层皮之后只会变得更加恐怖!

    在她心里,其实也猜测岳家兄妹有一定可能不是诡,但结合这次任务在岳家老宅,却未必没有其它可能。

    比如,岳家先人犯了什么过错,招惹了诡,导致岳薛夫妻死亡,只要再将他的两个儿女献祭,说不定诡就会离开,这就是生路所在!

    在这个时候,人心完全不能信任!

    “我要分开行动!”

    岳山摸出一柄匕首,坚定地扶着妹妹,两人往后宅退去。

    “哥!”

    岳琴半靠在岳山身上,显得十分无力:“如果我……”

    “别说傻话,不论发生什么,你都是我妹妹!”

    岳山望着妹妹小鹿一般迷惘的眼睛,坚定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又打了个寒颤……

    ……

    “楚河,我们怎么办?”

    望着岳山兄妹离开,韩兵劫顿时麻爪了,不知所措地望向楚河。

    “分开么?”

    楚河摇摇头:“岳山已经不信任我们了,分开行动也好……趁着现在还有一点时间,我们去找人!”

    “找谁?”韩兵劫问道。

    “苏暖!”

    楚河抖了抖地上的快递:“这东西有时候是开启恐怖的钥匙,有时候又是破解生路的关键线索……”

    “而当它完成钥匙的功能之后,如果诡要带走它,怎么会特意留下一份病历簿?这里面人为的痕迹太严重了……按照之前大部分经验,这种钥匙,基本上都是用过就丢的,因为对诡没有用,比如曹六御的相片……”

    “所以……”韩兵劫道:“楚哥你怀疑第一次苏暖的失踪,不是被诡拉走,而是自己离开了,她率先来到这里,拿走了最重要的线索?这女人真疯啊……她不怕正好撞上诡么?”

    “她本来就是疯的,趁现在,快去找人!”

    楚河率先走出书楼,往左边搜索。

    岳家老宅面积太大,又是晚上,想要找一个藏起来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不用说,还有诡的危险,在步步逼近!

    “在哪里?”

    慕容红踹开一间房间,用手电筒乱照一通,看到了几个衣柜,却不敢进去搜索。

    毕竟,离开楚河等人的视线,就等同自杀!

    在公司庇护之下,诡杀人之后,虽然会平静一段时间,但这时间间隔会越来越短!

    更不用说,团建任务中的诡,恐怖程度必然极高!

    “没有!”

    这时候,韩兵劫也灰头土脸地从另外一个房间中走出来:“楚河你怎么不进去看一看?”

    “苏暖不是诡,走在布满灰尘的地面上,必然留下痕迹……”

    楚河站起身,平静道:“打开门后看看里面灰尘就差不多了……”

    “你不早说?”

    韩兵劫瞪大眼睛。

    就在这时,从隔壁墙壁之后,传来了一道脚步声。

    哒哒!

    哒哒!

    “苏暖?是你么苏暖?!”

    韩兵劫惊喜喊了一声,正要上前,见到楚河与慕容红凝重的脸色,突然顿住,恨不得狠狠给自己一耳光。

    哒哒!

    脚步声停顿,旋即转而向他们靠近。

    一步、一步……

    韩兵劫心脏都要跳出胸口,听到脚步声已然来到墙壁上的拱门位置。

    只要下一刻,就会出现在他们面前。

    他额头冷汗直冒,飞快丢出一个小木盒,砸在拱门之上。

    啪!

    盒子裂开,一小截白骨掉落出来,似乎有无形的阴冷之气外放。

    从墙后,慢慢伸出了一只漆黑的手掌,指甲苍白,缓缓上前,抓住了这一节骨头,缩回墙后。

    嘎吱、嘎吱!

    咀嚼声再次响起。

    韩兵劫不断后退,当听到咀嚼声之时,已经跟在楚河身后,亡命奔逃。

    ‘诡又来袭击了,间隔好短!’

    ‘而且,灵异物品的效果,被削弱了!’

    ‘这里的诡,恐怖程度,完全超过之前想象!’

    ‘会死的!再怎么下去,所有人都会死的!’

    这夜还很漫长,而他们手中的诡异物品,却即将消耗殆尽。

    韩兵劫心中,不由浮现出深深的绝望……

    ……

    后宅位置。

    苏暖手里拿着一册古书,不紧不慢地翻到最后一页,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原来……是这么回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