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大战前夕与落宝金钱的缺憾(二合一求订阅)
    小黄鹂自空中落下来,看到云中子这副模样,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暗中传音道:“你动用了落宝金钱?师尊不是说过让你不要轻易动用此宝吗?”

    云中子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目光有些奇怪,但很快便又恢复了正常。

    只见他笑呵呵地道:“我这不是看到那两个家伙准备偷袭你嘛,这我怎么能忍?自然要给他们一些教训了!”

    小黄鹂摇了摇头,本来准备好的责怪之言又咽了回去,转而道:“下次记住了,非到生死存亡之际,不要擅自动用那件宝贝。”

    云中子点点头,将手中的黑白镜子递了过去,献宝道:“师姐你看看这面宝镜,它似乎具有勘破阴阳之能,照定生死之力。”

    小黄鹂接过宝镜,放在手里端详。

    云中子探头过来看向镜面,只见明晃晃的镜面中倒映着一只小巧可爱的黄鹂鸟。

    “看来这镜子还有洞悉人根脚来历的功用。”

    小黄鹂将宝镜还给云中子,正色道:“我刚刚将神念探入里面查看过了,这宝镜应是一件上品先天灵宝,里面的元神烙印已经被磨灭一空,你可以好生祭炼一番,也算是你的机缘。”

    云中子点了点头,接过宝镜,有些疑惑地低头望向镜面。

    他看到的却是一朵飘荡在碧海蓝天之间的红色祥云。

    “奇怪,怎么不是白云?”

    云中子小声嘟囔了一句,也没有再多想。

    ……

    姬水之畔。

    炎帝大军一路后退三百余里,直到姑射山脚下才停营安寨,将免战牌高挂在营门之上。

    一顶兽皮缝制的营帐之中,炎帝坐在上首主位上,下方坐着七名阐教二代弟子,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气氛压抑的可怕。

    “咳咳……”

    炎帝最先受不住了,清咳了两声,借故要去安抚士气离开了大帐。

    在他走后,南极仙翁站起身来,望着道行、惧留孙等人道:“诸位师弟,你们说说咱们后面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继续打下去!难道这个亏咱们白吃了不成?”

    赤精子愤懑地道:“算上黄龙,咱们这边有八个大罗金仙,对方只有那只黄鹂是大罗金仙之境,还有一个连太乙境都没踏入的云中子……就这样咱们还是吃了败仗!

    黄龙师弟被收走,生死不知,清虚师弟被打碎了肉身,法力道行大打折扣,我和惧留孙师弟各自损失了一件灵宝!

    这丢的可不仅仅是我们几个的脸面,而是整个阐教的脸面!

    这要是传扬出去,我等还有何脸面以圣人弟子自居?”

    南极仙翁等人俱都面色难看。

    他们不是没想到这一点,只不过不愿说出来罢了。

    而此刻性情直爽的赤精子却是将这一层遮羞布撕了个干净,让他们无地自容的同时,也激发了他们找回场子的决心。

    南极仙翁深吸一口气,望着赤精子道:“师弟说得没错,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不过那只黄鹂能够面对我与玉鼎、道行三人合攻也不落下风,其法力道行实是深不可测。

    还有师弟你和惧留孙师弟两人的灵宝凭空丢失的事,咱们也需好好计议一番。”

    “师兄言之有理。”

    玉鼎真人起身道:“太乙师兄和文殊、普贤、慈航三位师弟如今都在白瑶部落和大师兄一道扶持白帝,他们偏安一隅,现在应该能抽出时间过来一趟这边。

    不如让清虚师弟去一趟白瑶部落,将我等败阵之事告知大师兄,让他们前来相助我等。

    他如今只有元神,没有肉身累赘,瞬息间神游十万里也不在话下,而且他留在这里也无法再与人斗法,不如去白瑶部落更加安全些。”

    南极仙翁点点头,目光转向清虚道德真君,“师弟,你觉得怎么样?”

    清虚道德真君此刻虽然只剩下元神,但他法力高深,元神早已凝聚成体,看起来与肉身无异。

    只不过肉身终究是元神之根本,若是不重塑肉身,他日后想要再有所精进,却是要难上不止一筹。

    此时听到玉鼎真人与南极仙翁的话,清虚道德真君略微犹豫了下便点头道:“那我就走一趟白瑶部落。不过我觉得搬来救兵之后,最好还是回昆仑山将此事向师尊禀明。”

    南极仙翁眉头微微一皱,无奈道:“这样也好。虽然师尊他老人家肯定早已知悉此事,但你还是去禀报一声为好。

    顺便再向师尊请教一下,此前出手收走阴阳镜和捆仙索的是何方神圣?”

    “嗯,事不宜迟,那我这便去了。”

    清虚道德真君说完,身形陡然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见。

    ……

    翌日清晨,金灵圣母得到消息匆匆赶到有熊部落。

    截教上下对于公孙远玄普遍不看好,将更多的精力和人手都投注到了黑帝汁光纪身上。

    金灵圣母虽然是公孙远玄的师尊,但也就只是挂了个名号,常年都待在黑水部落,偶尔才会过来看看公孙远玄。

    前段时间更是直接传来消息让公孙远玄向汁光纪俯首称臣。

    可见他们对于公孙远玄是多么得不看好。

    之前在炎帝尽起大军征讨有熊部落之时,金灵圣母、多宝道人等截教众仙早就已经得到消息,不过他们也只是派了一些普通的外门弟子过来。

    他们不觉得公孙远玄能赢,只希望他能够多支撑一些时日。

    而今黑帝所率的黑水部落精锐也在征讨青木部落,其背后的支持者镇元大仙虽说不是圣人,但其法力道行也不是多宝道人、金灵圣母之辈可以比拟的。

    更何况其身为地仙之祖,背后有一大批散仙拥趸,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两方人马一连交手几次,谁也没能讨到便宜。

    因此当多宝、金灵他们听到阐教众仙受挫,炎帝大军暂时退却的消息时,除了感到震惊之外,也头一次正视了公孙远玄笑到最后的可能性。

    经过郑重考虑,金灵圣母这才带着数十位截教精锐弟子匆匆赶来有熊部落。

    从今日起,她将正式支持公孙远玄参与人皇之位的角逐。

    对于她们的到来,小黄鹂和云中子都只当没看到,一副懒得理会的模样。

    而金灵圣母对此虽然有些不忿,但却也不敢招惹他们两个。

    此前金鳌岛上发生的事,至今还历历在目。

    金灵圣母深知小黄鹂的强大,自己虽然比龟灵圣母早入门,法力道行都要高过一头,但要说一击之下将龟灵圣母打回原形,她自问是万万做不到的。

    虽然她也知道小黄鹂是借助那枚番天印的杀伐之力才做到这些的,但灵宝本来就是仙家手段之一。

    抛开灵宝论斗法,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

    时间匆匆而过,眨眼便过去半月有余。

    这期间,有熊部落里的精锐勇士在公孙远玄的命令下,每日皆到炎帝大营门前叫阵。

    烈山部落的勇士肺都要气炸了,纷纷请求出营与对方大战一场。

    但前去搬救兵的清虚道德真君始终未归,而那些救兵自然也没有到来。

    南极仙翁等得焦急,但却不敢贸然再与小黄鹂他们开战。

    炎帝数次准备打开营门,列阵迎战,都被他劝阻下来。

    “身为人皇,要有足够的耐心。”

    南极仙翁望着炎帝谆谆善诱道:“现在的局面咱们用不着着急,只要等你广成子师伯他们赶到,我们定然可以一举打败敌人。

    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一个字——等!”

    炎帝微微颔首,心中却是腹诽不已。

    他虽未曾踏入仙道,不太了解这些仙家斗法的场面,但他对眼下的局面看得很清楚,若是再这样下去,要不了一个月,自己一方就会士气全无。

    更何况三十万精锐大军可都是肉体凡胎,是需要吃饭喝水的啊。

    他们来时为了打有熊部落一个措手不及,本就只带了少量的肉脯当做干粮。

    而今他们却在这里安营扎寨半个多月,干粮早就吃完了,每日里全靠那一万余人族修士以五行遁术及搬运之术,从宛丘搬运干粮过来。

    三十万大军的口粮,再加上还有不少猛兽坐骑,每一日的耗费都是一笔天文数字。

    对于这些人族修士而言,光是每天去弄来粮草就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负担了。

    若是再过一段时间,恐怕他们一个个的法力都要枯竭了。

    又过了数日,清虚道德真君才姗姗赶到。

    与他同行的,还有太乙真人、文殊真人、普贤真人以及慈航真人,除了首徒广成子之外,阐教二代弟子可谓是已经到齐了。

    南极仙翁等人对清虚道德真君的姗姗来迟非常不满,但等看到清虚道德真君时,才发现对方竟然已经重塑了肉身。

    等他们好奇询问时,清虚道德真君才不无得意地道:“去往白瑶部落之前,我先回了趟昆仑山。

    我本意是想先将此地情况禀报于师尊知晓,然后再听师尊吩咐,没想到师尊竟是先出手帮我重塑了肉身。

    不过这一来二去,也就多耽搁了些时日。”

    难怪会拖延如此之久,原来是先去求师尊帮忙重塑他的肉身了。

    南极仙翁心中恼怒,却也不好当面说些什么。

    毕竟清虚道德真君又不是他的手下,也不能用贻误战机来治他的罪。

    最终,他只得笑着道:“师弟肉身重塑,又恢复了往昔风采,真是可喜可贺啊。”

    “哪里哪里,都是师尊垂怜恩赐。”

    清虚道德真君客气了一句,心里也知道对方对自己耽搁这么长时间肯定会心生不满。

    他笑着道:“我已向师尊请教过了,当日收走阴阳镜和捆仙索这两件灵宝的并非是什么准圣大能,而是一个名为落宝金钱的极品先天灵宝。

    此宝神异非凡,可以用其主人的功德气运来换取敌人的灵宝法器。品阶越高的宝贝,付出的功德气运也就越多。反之,则就越少。”

    他望着赤精子和惧留孙两位真人,笑着问道:“当日两位师弟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功德可是灵宝消失之时所得?”

    赤精子、惧留孙二人俱是点头颔首,“的确如此。”

    清虚道德真君大笑道:“那就不会错了,收走你们灵宝的定是那落宝金钱无疑!”

    赤精子皱眉道:“这么说这落宝金钱的主人当日就在那黄帝阵营之中?”

    “想来应是如此。”

    清虚道德真君道:“此宝只有在你们将灵宝祭起时才能发挥作用。据我观察,当日那云中子在以九九散魂葫芦收走黄龙师弟后,便再未出手。

    一开始我是以为他自觉法力低微,所以才躲在阵中不露面。现在想来,当时他定是在暗中祭起落宝金钱,收走了阴阳镜和捆仙索。”

    赤精子点头道:“师兄说得有理。那想必师尊也已经告诉你破解之法了吧?”

    清虚道德真君微微颔首,笑道:“师弟所料不差,师尊的确已经将破解之法告诉了我。说起来这破解之法倒也简单至极,只不过我等头脑愚钝,没有想到这一层。”

    他稍稍卖了个关子,直到赤精子等人都目露不耐时才笑着道:“那落宝金钱虽然神异,只要有足够多的功德气运傍身,可以收尽天下诸宝。

    不过这宝贝也有一个缺点。

    那就是它只能收取灵宝或法宝!”

    他望着南极仙翁道:“师兄你好好回想一下当日情形,集你们三人之力已经稳压了那只黄鹂鸟一头,为何那云中子却没有收走你们手里的盘龙杖、三尖两刃枪、降魔宝杵,反而收走了阴阳镜和捆仙索?”

    南极仙翁两眼一亮,“那是因为我们三人都是将宝贝拿在手里当做兵器使用。”

    “没错!”

    清虚道德真君笑道:“那落宝金钱只能落下飞在空中的宝物,但对持在手中的兵器却是无能为力!”

    南极仙翁也笑了起来,“这么说的话,咱们只需将宝贝都拿在手里使用,他就奈何不了咱们了?”

    清虚道德真君微微颔首,“就是这样没错。”

    南极仙翁点点头,神清气爽地道:“既是如此,那咱们也就没什么好畏惧的了。至于那只黄鹂鸟,就算她再怎么厉害,咱们师兄弟一拥而上,谅她也抵挡不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