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二章 战局动荡
    熊垣拿着鱼肉的手微微颤抖,尽管这一路上他的心里早就有了预感,自己将要承载着什么样的责任,可是当缙云无餍亲自说出来的时候,他心里依旧沉重无比。

    他将是主宰着东荒战场中最重要的一环!

    缙云无餍自顾自的埋头大嚼,时不时的从女仞的手里抢走一条烤好的鱼肉,惹的女仞嗔怒不已,虽然女仞在别的方面要比缙云无餍要强上不少,可是论到抢吃的,这天底下能抢得过号称饕餮的缙云无餍的人,真的不多,不,甚至可以说没有。

    眼看着自己眼前的肉越来越少,单纯无暇的老实孩子女仞终于受不了了,抡起鱼篓当成了武器,哐当一声将缙云无餍砸翻在地,伸出白嫩的小脚丫狠狠的踢着,一边踢还一边数落着:“让你抢我吃的,让你抢我吃的,我看你这次还怎么抢……”

    缙云无餍被打的嗷嗷叫唤,可是他嘴边一直咬着的鱼肉愣是一点没掉,甚至在这种惨叫声中,还能有条不紊的嚼动两下,在惨叫的间隙咽了下去,等咽下去之后,再接着惨叫。让在一旁享受美食的重桐看的目瞪口呆。

    “好了,好了,女仞,少打两下,别把他给打伤了,等会他还要给我们下海捉鱼吃呢。”

    熊垣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哭笑不得的制止着女仞,就这么一会儿,缙云无餍身上已经被打的胖了一圈,可见女仞下手有多狠了。

    永远不要惹怒一个护食的少女!

    缙云无餍心有戚戚的从地上爬起来,本就很胖的脸就像是吹了气一样肿胀起来,两个眼睛已经看不到了。

    他嘟囔着,扭头看向了一脸戒备的重桐,刚想要动手,立刻看到了一抹带着些许金色的火焰出现在了重桐的手指上,精妙无比的绕成了一个圆环,寂静无声,也感觉不到一丝丝的热量,顿时心中一紧。

    感觉不到热量只能说明重桐对火焰的温度控制的非常之高,这不算什么问题,问题是火焰带着金色,这是只有神明才能驾驭的火焰,显然这位也是走在了即将成神的道路上。而他看了一下自己,还可怜巴巴的在合境境界第三重徘徊。

    惹不起,惹不起!

    他不死心的将目光放在熊垣身上,可一想到熊垣是今天的厨师,这就和实力没关系了,纵然熊垣现在的实力低的比他更可怜,可是他一个食客也知道,想要吃到好吃的,是万万能得罪厨师的。

    最终,缙云无餍只能垂头丧气的,可怜巴巴的拿着自己的那份烤鱼吃了起来,总是觉得没有抢来的那份吃着香甜!

    “行了,别沮丧着脸了,赶紧吃完给我干活,既然我都来了,这件事就必须做的漂漂亮亮的,不能有一丝丝的差错。”熊垣没好气的看着缙云无餍说了一句,随即认真道:“这次来的路上那东西身上多了一个底座,所以,我需要调整一下你们搭建的祭坛。”

    缙云无餍努力的做出一副正经的样子,可是他那张刚刚被蹂躏一遍的脸怎么看都看不来认真的样子,他沉声道:“这一点你放心,虽然我贪吃了些,可是在这种事情上却从不敢放松,这次筑造祭坛,帝都来人三千,高阳氏派出战士上万,日夜不休之下,我们已经搭建祭坛百里,控制着方圆万里的海域,上有神明巡视阻挡窥视,下有高阳氏的战士日夜巡逻,警惕着敌人。确保万无一失。”

    熊垣点点头,很快,一条鱼龙吃完,几个人稍微收拾一下,立刻跟着熊垣一步步的丈量着居山岛,查看着这里的每一个祭坛的部分,只见道道图腾纹隐约浮现,点点晶莹的神光泛起,这祭坛竟然是极为罕见的材料打造而成,其上神骨道道,神血散威,一块块晶莹剔透的玉石也是价值连城。

    显然,为了造这座祭坛,人族动用了了不得的宝物,以及大量的人力,物力,仅仅是这一座祭坛的花费,都足以让人族再筑造一座庞大的城池了。

    缙云无餍一边走,一边给熊垣介绍着这祭坛上的构造,又从怀里取出一张硕大的兽皮,摊开了给熊垣查看,他也知道,别看熊垣年纪小,可论起在图腾纹的造诣上,在阵法的造诣上,几乎有着媲美地支城城主的造诣。光是这一点,就足够他将这兽皮托付了。

    时间在熊垣查看祭坛,修改祭坛,扩建祭坛的忙碌中缓慢度过,整个大荒的局势一天比一天紧张,东荒战场厮杀惨烈,南荒,北荒则是摩擦频仍,牵制着人族的战士,让人族无法全力对抗起东荒来。

    这一天,忙碌到焦头烂额的帝放勋摸了摸日渐后移的发际线,愁眉苦脸的看着眼前新的的一份玉版,上面写着九渊轻微震动,九渊之水沸腾,有疑似兽族的生灵从九渊之下飞出,直奔去了东荒,南荒,北荒三荒战场。

    “果然,人族一旦出现动荡,九渊的神明就坐不住了,现在也想来分一杯羹!”

    帝放勋面容严肃,当初泰逢强行出现在东荒战场之上,想要杀死熊垣为孩子报仇,可是却被熊垣调动八卦之力逼迫的动用九渊,结果身化石像,注定沉沦万载。

    正因为如此,本来没有什么交情的双方,关系直接恶化。

    在五大王者聚集的时候,九渊神明更是直接放话,说人族一旦有事,起了动荡,那就休怪他们趁火打劫,也出手对付人族。现在,他们也终于露出了獠牙。

    “这局势真的是越来越恶劣了,东荒的战争必须要快速结束了,否则等到南荒,北荒加大压力,还有九渊之神动手,那时只怕我人族四面迎敌。一旦形成了这样的局面,那么我人族面临的将是无比巨大的损失,土地,人口,战士,神明,物资,这将是比当初少昊之国失落更大的灾难。

    幸亏当初留了一手,做了一点准备,这次不动用他们都不行了。”

    帝放勋沉思着,就在这时,一个战士从外面走了进来,高声禀告道:“帝,卯兔城外来了一个人族,说是叫单卷,应您的邀请而来。”

    “单卷来了?可把我给等到了啊!”

    帝放勋大喜,急忙起身向着大殿外走去,走到一半突然停下脚步,吩咐那个战士道:“去,把重华找来,让他在一旁侍酒。”吩咐完毕之后,这才继续大步向着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朗声告罪道:“对不住,对不住,实在是战场之上万事纷杂,时时刻刻分心不得,怠慢了高贤,快快请进。”

    声震全城,让城里的诸多存在诧异不已,这还是帝放勋第一次这么高调而又谦逊的迎接一个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