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39.此心安处是吾乡
    王七麟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知道这个破碎怕不是好结果。

    他想到了谢蛤蟆口中被逐渐抹除的神机。

    徐大忍不住叫道:“道爷你不敞亮,你既然想让七爷帮你回答问题,那你提前把问题告知他,让他好好准备一下啊!”

    谢蛤蟆淡淡的说道:“这个问题无需准备,因为准备与否不影响结果。”

    他顿了顿,又说道:“而且我也不知道这个问题具体是什么,让日是仙人问了我师兄,我师兄未能答出。”

    仙人看向王七麟。

    他的声音在王七麟脑海中响起:“七爷,你知不知道自己所处的世界是虚假的?”

    王七麟愣了愣,问道:“你要问的,就是这个问题吗?”

    仙人不笑了,他点点头说道:“对,朕参天观地,唯独这点总是不得其法。”

    王七麟又问道:“我必须马上给你答案吗?”

    仙人莞尔:“随意,朕有的是时间等待你的回答,之前有个非僧非道的人来找了朕,他在朕面前参悟——嗯,按照你们人间道的时间来换算,他参悟了十年之久才给出答案。”

    王七麟知道他说的是孙禅师,然后他叹了口气:“但是答案是错误的。”

    仙人笑着摆手:“不不,这个答案没有对错,只有能不能让朕满意。你今日的回答也是这样,没有对错,朕若是满意,便会送你一份大礼。”

    “若是不满意,我们就惨了。”王七麟叹气。

    仙人再次摆手:“你以为朕是什么?是视人命如草芥的天道么?不,你们还会回归,但这个破碎虚空的小孩却要被朕破碎。”

    谢蛤蟆闭上眼睛,盘腿坐下。

    仙人顿了顿,又叹气道:“不过你们即使会回归,恐怕也活不了很久了,朕知道,朕的五衰已至,一旦朕被动而衰,那人间道也要衰败,会被朕连带所破碎。”

    “所以,小朋友,你最好能给朕一个可以接受的答案,让朕去正视五衰,这样朕的衰亡是自内而外的,对你们没什么影响,否则将是六道皆衰亡,最终朕才衰亡。”

    王七麟说道:“其实答案虽然没有对错,可你要听的不是‘肯定’,因为如果它的答案是肯定的……”

    “不,”仙人失望的摇头:“你这个小朋友太小了,什么都不懂,你还是没有明白朕的意思,朕期待的答案是一个能说服朕的答案,要能说服朕!”

    王七麟沉默下来。

    他说道:“道爷,你找对人了,这个答案可能咱们这个位面只有我能回答。”

    接着他郑重的对仙人说道:“是假的!你的猜测是真的,你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假的,在我们这个虚假的世界之外,还有一个真实的世界!”

    仙人轻松的笑道:“这个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你说给朕听,若是你说的这个世界不够真实,那你的回答就失败了,你这位朋友就要破碎了。”

    王七麟说道:“我所知道的真实世界当然是真实的了,这个世界的一切要从元素与原子开始说起……”

    他终于知道了自己从小梦到那个地球世界的作用了!

    这个梦不是虚无的,这个梦是要回答他们这世界中仙人的疑问!

    如果没有这个梦,他们的世界恐怕都要被一股力量所摧毁!

    于是他给仙人仔细讲解了起来。

    从组成万物的元素开始,他讲解梦中世界的本质。

    从宇宙诞生、星球出现开始,他讲解梦中世界的历史。

    从动物进化、生命演化开始,他讲解梦中世界的生物。

    他竭尽所能去讲解了自己所知道的梦中各国的历史,讲了梦中的伟人,讲了工业革命,也讲述科技时代。

    他给这个仙人讲述一个完整的世界,一个体系完善的世界,一个与他们这个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

    他不知道自己讲解了多久,仙人洁白的华服开始生出垢秽。

    时间继续流逝,仙人头发枯萎,玉冠脱落,头发也逐渐的脱落。

    仙人脱掉衣服,王七麟发现他浑身大汗。

    汗水带出了酸臭滋味,这时候他感觉他面对的不再是个仙人,而是跟他爹娘一样的凡夫俗子。

    凡夫俗子一旦出汗太多,身上便会出现酸臭味。

    他开始感到饥渴,绥绥娘子去给他抓鱼,他喝鱼血吃鱼肉,然后继续给仙人讲解,滔滔不绝的讲解。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讲解了多久,反正他讲过了互联网,还讲了芯片工艺,然后仙人陡然一笑:“好了好了,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那我们的世界确实是虚假的呀!”

    王七麟笑道:“我们世界有说书人又小说家,那世界也有说相声的、演电视演电影的,更有不计其数的小说家,所以,咱们或许只是一部电视里演绎的世界呢?”

    “又或许,咱们只是某个作者笔下写出来的?”仙人看着他苦笑。

    王七麟摇头:“你还是不够了解那个世界,那个世界的人不再用笔去写小说,他们用打字机去打字,用键盘在电脑上写故事。”

    “所以,咱们的诞生或许跟纸笔没有一点关系!”

    仙人放声狂笑。

    他的笑声在响着,但他的声音也在王七麟脑海里出现:“朕明白了,朕有答案了,现在朕要衰亡,怎么样,你要不要做仙人?朕将仙根给你,让你成为六道之主怎么样?”

    王七麟也大笑:“多谢好意,但我只想回家。”

    仙人问道:“家?”

    王七麟说道:“对,家。”

    “国有正史,民有家谱,家这个字,大的很呐。家的上头是家族,家族之上是民族,民族之上,那就是苍天了,我不知道我这个人从哪来、要到哪去,但我知道只要家谱在,我不管跑到哪,都跑不出那本册子……”

    仙人若有所思的看着他:“按照你的答案,我们就在一本册子里?故事册?”

    王七麟摇手:“你还是不够了解其他的世界,就拿我告诉你的那个世界来说,那里的故事起初在书本上,后来却存在了硬盘里,最终还能存在网盘里……”

    仙人抬头看向苍穹,说道:“你要回家,我也要回家,或许我知道我的家在哪里,我知道该怎么回家了。”

    王七麟便说道:“那咱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他对徐大说道:“来,徐爷,整个活,整一段诗词应应景,回家的诗词!”

    “少小离家老大回……”

    “不,这个不行!”

    “八月更漏长,愁人起常早……”

    “这个也不对。”

    徐大连续说出几首诗词,却都被王七麟给否决。

    最终他想了想,说道:“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王七麟哈哈大笑,对着仙人道:“就是这个,这个最好。”

    “此心安处是吾乡!”

    仙人看着他愉快的笑意也笑了起来,点点头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此心安处是吾乡!”

    他从枯萎的头发开始,一点点破碎,一点点消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