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26:预售开启的抢购
    精灵女佣正的可以帮助用户做家务嘛?

    凭什么断定它是人工智能,而不是人工智障?

    鲁柏民用疾雷汽车的自动驾驶功能来举例,他说道疾雷汽车智能驾驶功能,其实就是叶总当初在采访里憧憬的智能识别技术。

    这种智能识别技术是相通的,是巨兽工业开发出来非常成熟的识别技术,是必然会被应用到精灵女佣身上的。

    鲁柏民用3d动画方式,展现了智能识别系统所看到的世界,与人类肉眼观察到的世界有那些区别,以及疾雷智能识别系统是如何工作的。

    3d动画中,一辆疾雷汽车行驶在拥堵的马路上。

    在疾雷汽车周围马路上,遍布着几十个绿色、大小不一的正方体和长方体。

    这些绿色正方体和长方体,是马路上的汽车。

    再根据轿车与货车的体积差别,分别用不同大小的绿色方框表示。

    在马路边缘,是体积更小的橙黄色长方体,和红色的立方体。

    橙红色长方体表示摩托车和电动车,红色立方体表示的是人。

    除此之外,还有用实线和虚线表示的马路交通线,以及用不规则形状表示的道路绿化。

    以及出现在路上的其它物体,包括三角架、警示牌,以及交通锥等等。

    这就是智能识别程序看到的世界。

    没有绚丽多姿的色彩,没有神态不一的人群,没有五花八门的汽车品牌。

    只有可以被数字化的线条,和模型化的立体图形。

    鲁柏民告诉大家,不要觉得这些图形看似简单。以为一个摄像头外加一个图形分析程序,就能完成这些图像采集。

    疾雷汽车为了能实现智能识别功能,不仅在车身周围安装了六个高清探头,在车顶扰流板处,还安装了一台长焦摄像头,可以在人类肉眼观测范围外,就锁定远处信号灯发出的红绿信号。

    除此之外,疾雷汽车周围还安装有毫米波雷达,激光雷达,一同组成感知模块共同工作。

    感知模块对疾雷汽车周围上百个保持运动的交通参与者,进行实时检测与追踪,并且对他们的下一步行为和轨迹进行预判。

    如果遇到复杂物体,例如道路垃圾,临时路障之类。

    感知模块还会根据采集到的数据进行融合判断,路面较小的物体,激光雷达采集到的信息非常稀疏,高分辨率摄像头采集到的图像清晰,但单一图像又缺乏深度信息,不足以主导判断结果。

    这时感知模块就会通过多帧检测结果,与图像信息进行融合,得到物体厘米级的坐标精度信息。

    这些信息传递到下游规划与控制模块,让它们来主导疾雷汽车的提前减速或避让选项。

    这也是很多用户们在开启疾雷汽车自动驾驶后,惊喜发现自动驾驶功能,竟然能提前锁定他们视野盲区外的行人,对他们行为轨迹提前预判。

    用户们再也不用担心有人突然横穿马路,或是冷不丁一辆摩托车从后面飞快蹿过来占道。

    因为疾雷汽车的感知模块是360度工作,无论视野角度还是高度都远超人类双眼。

    只要是出现在感知模块中的交通参与者,都会被牢牢锁定。

    哪怕行人暂时被车辆或绿化遮挡,感知模块也会根据他们轨迹进行预判。

    鲁柏民讲解完了疾雷汽车的智能识别程序工作原理,又把3d动画换成了一名站立在房间里的机器人。

    机器人当然是精灵女佣,此时精灵女佣看到的世界,远比疾雷汽车在路上,看见的世界更复杂。

    但无论环境复杂多少倍。

    它们的环境感知模块,与下游规划控制模块工作原理是相同的,处理起来只是算力占用的问题。

    汽车变成了家电沙发,道路变成了家里地面,那些路障绿化,变成了家里的瓶瓶罐罐,还有锅碗瓢盆。

    鲁柏民强调,精灵女佣的感知模块一定比疾雷汽车复杂多倍。

    在无数线条与图形组成的单调世界里,精灵女佣通过这些复杂的传感器,完全可以精确的把物体坐标定位到毫米级。

    有了物体坐标,就等于有了可执行的运动轨迹。

    以精灵女佣拿起一件衣服,丢入洗衣机为例。

    用户在下达命令后,精灵女佣只需要融合用户的眼神、语言、和手势动作,就能对衣物进行锁定。

    接着规划模块将拿起衣服,再到丢入洗衣机的一整套动作,拆解成几百到几千条,精确到毫米级的空间运动轨迹。

    再通过控制模块,去控制热神经单元组成的肌肉运动系统,完成这些空间轨迹动作。

    这些动作的计算过程是复杂的,但在强悍的处理器面前,只需要0.01秒,就能计算完毕。

    精灵女佣的智能程序,只需要事先导入各种品牌的洗衣机参数,还有衣物与洗衣液的配比。

    就能在超算中,进行几百万次的模拟计算,找出丢衣服最流畅的动作轨迹。

    鲁柏民告诉观众们,在精灵女佣的眼里,拿起衣服丢到洗衣机的一整套动作,和它拿起菜刀,把一块土豆切成丝,再丢进锅里没有什么不同。

    洗衣机的洗衣参数可以导入,那么做菜参数同样可以。

    拿衣服到丢入洗衣机的动作可以无数次模拟训练,其它的家政类服务,同样可以。

    当烹饪火候,食材重量与调味都被精准到最科学配比时。

    鲁柏民在视频里说,他非常期待精灵女佣做菜出的菜肴,还断定比绝大部分用户厨艺高超。

    关于它是人工智能,还是人工智障的结论。

    鲁柏民说道,巨兽工业已经用一系列超越当前科技水准的硬件,把精灵女佣塑造成了远比人类感知能力丰富,肢体灵活的机械身躯。

    那么决定它是智障还是智能的,全看工程师们怎么构建它的规划与执行模块,还有给予它多少次训练学习的机会。

    通过巨兽工业租用全国超算中心长达半个月之久的神豪级动作来看,精灵女佣是人工智能的几率,和观众们都是帅哥仙女的几率一样大。

    鲁柏民语速飞快,神采飞扬。

    精灵女佣最复杂的智能识别系统,和规划与执行系统,被他一条条详细剖析给视频前的观众们。

    揭开精灵女佣神秘面纱,让那些只顾着点击与流量的网络媒体们,再也无法利用精灵女佣的神秘感去捏造新闻。

    讲到了这里,七分半的视频时长还剩下一分钟。

    鲁柏民在最后一分钟里,用憧憬和期盼的语气,附上他自己对一些网民们最关心地第二个话题的回答。

    精灵女佣会不会挤压服务型行业的饭碗?

    鲁柏民回答会。

    精灵女佣售价12万,商业高强度使用的话按照五年寿命计算,平均一月的使用成本是2000元。

    高强度使用意味着高额电费,精灵女佣的耗能并不低。

    根据巨兽工业给出的功耗,按每天12小时劳动时间,商业用电成本大约1000元。

    每月3000元成本,与三线城市的服务行业平均工资相差并不大。

    那在精灵女佣和普通人都能做的工作面前,雇主愿意雇佣谁?

    当然是精灵女佣,在特定岗位,它甚至可以替代五到六名普通人的劳动水平。

    但鲁柏民断定,在商业上使用精灵女佣的规模数量,并不会超过5%,甚至可能更低。

    商业服务型行业是个大类。

    这里面像旅游业、广告业、零售业、交通业、美容美发业、教育业,艺术业等等众多行业,精灵女佣都无法与人类竞争。

    精灵女佣在服务型行业里,最大的竞争业务是餐饮与家政类。

    精灵女佣提供的是被动服务,无论它的服务质量如何,都注定是低价格的。

    并且在商业餐饮与家政类里,巨兽工业也必然会通过技术手段,去限制精灵女佣的大规模应用。

    挤占人类饭碗,让失业人数暴增,不是巨兽工业的本意,外界也不会同意。

    让精灵女佣走进千家万户,替用户服务家庭改善生活质量,像汽车一样普及开来,才是巨兽工业的本意。

    精灵女佣无论多么智能,它的核心程序,始终只是一串串0和1组成的字节。

    这些封装在硅片里的字节,永远也不可能变成有思想有意识的生命。

    它只是工具。

    是巨兽工业凝结无数心血推出来,改变人类生活的工具。

    是华夏彻底在科技领域里,走在世界前列的“工具”。

    科技的进步,就是新事物代替旧事物的过程。

    是前进的上升的,没有发展就没有进步。

    认为精灵女佣出现就会抢了一些人的饭碗,导致找工作变难,就报以抗拒和抵制心态,甚至宣扬它会导致民众大规模失业,造成动荡。

    那是鸵鸟心态,是没有开拓进取创新精神的表现。

    和两百年前,封建落后心态有什么区别?

    ……

    七分半的视频,鲁柏民从昨天下午一直录制到第二天九点。

    上传完视频,鲁柏民不知道自己视频造成多大影响。

    他只知道当十二点的闹钟急促响起,在被窝里挣扎半天才爬起来的鲁柏民,想预定一名精灵女佣时。

    精灵女佣的预售数量已经超过五十万。

    看了看时间,才中午十二点零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