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99 乱七八糟的会议(后续还有)
    此时的尼克福瑞并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到来什么样子的后果,不过可以预见的是他正在感受着十分糟糕的一切。

    这种感觉从他走进来了神盾局的大楼之后就越发的明显了。

    “要不快一点将神盾局搬迁到空天航母上边?”

    尼克福瑞的脑海之中不由得闪出了这样的念头。

    他之所以有了这样糟糕的感觉,那是因为从他一脚踩进神盾局的大门开始,他就发觉到了随处可见的魔法耳朵痕迹。

    虽然尼克福瑞并不懂得魔法,但是没吃过魔法,他还是见过魔法走路的。

    那种不断的影响着他的心智的东西,如果不是什么法术的话,那也不可能是什么科技。

    科技这玩意他熟,没有这样影响别人的。

    触发条件是某个范围之内的科技,神盾局之中不可不能具有。

    “康斯坦丁?”

    尼克福瑞很自然的想到了神盾局之中唯一的一个施法者,那家伙虽然勉强算是个正派人物,但是这种事情也只有他才能干出来了。

    尼克福瑞快步走着,他感觉此时好像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了。

    如果不能快点阻止的话,那事情的糟糕程度会立刻提升几个档次。

    不过眼下什么都不知道的尼克福瑞需要先找到自己的副手,才能了解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而他的副手现在正在会议室之中对着如何面对“尼克福瑞如果背叛了人类”这个议题不断的做着补充说明。

    “尼克福瑞的所作所为虽然有着很多看上去莫名其妙的地方,但是我依然不觉得他会是你口中那个背叛了人类的家伙。”

    希尔特工坐在会议室的中间位置,用冷静的声音说着。

    或许尼克福瑞知道希尔在这个时候依然愿意相信他会有那么一些感动,不过这种感动可不会让尼克福瑞放弃那些有些危险的想法。

    这一点或许希尔特工也很清楚。

    “如果你真的是这样认为的,那么最好能够拿出一些证据出来。”

    康斯坦丁的脸上依然带着笑容,虽然他的笑容总是会让人感觉他似乎不怀好意。

    面对康斯坦丁的话,希尔有些犹豫。

    证据这种东西她当然有,但是那些证据的说服力现在有些存疑。

    而且那终归是神盾局的机密,她并不觉得自己在这个时候为了尼克福瑞证明什么是一件十分必要的事情。

    尼克福瑞早就习惯了这种程度的被误会。

    “康斯坦丁,你不要无理取闹。我们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听你说尼克福瑞可能存在多少问题的。

    这个建筑物之中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特工,而特工的手段从来都不会是光鲜亮丽的!”

    娜塔莎有些看不下去了,自从这场所谓的“将会影响人类命运”的回忆开始之后,她就一点重要的东西都没有从中听到。

    要不是托尼那副严肃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娜塔莎可以确定自己的拳头早就落在康斯坦丁那种有些可恨的面孔上了。

    “哈,但是你们至少对自己做了什么都一无所知不是吗?如果说你们在行动的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将要做什么,还会对自己的过去这么笃定吗?

    换个问题,如果让你有选择的机会,你还会进入这个行业之中吗?”

    康斯坦丁一脸的无所谓,他已经发现了尼克福瑞正在快速的赶来这件事。

    那些“小小”的法术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基于这栋建筑物之中人们对“尼克福瑞”这个概念的认识,从而监视到名为“尼克福瑞”这个存在的一些行踪。

    这个法术是康斯坦丁从一些古书上边自学到的,他还是第一次这样使用。

    在并非醉酒,自我意识清醒之中,毫无顾忌的,对于神秘毫无敬畏的使用一个法术。

    看上去似乎是有些破罐子破摔的迹象,不过多少还是能够理解一些他的想法。

    知道自己原本应该存在的那个世界是一场战斗的失败者这样的消息,对于这个通灵法师来说也不是小事情。

    至少他是被影响到了。

    “康斯坦丁,现在的你不够冷静,我不明白托尼为什么会和你站在同一个战线上。但是如果你还是这样顾左右而言他的话,我会让你清醒一下的!”

    眼看着娜塔莎被康斯坦丁一个问题给弄的有些窘迫,鹰眼直接接过了话茬。

    他的威胁到底有没有效果那不重要,因为在他开口的时候,这种威胁就已经上升到了武力的程度上。

    一把手斧已经被鹰眼攥在了手上,随时会投掷出去的样子。

    特工们都知道,鹰眼虽然挺有幽默感的,但是他较真的时候可从来不开玩笑。

    而康斯坦丁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完全不清楚这种表情是他故意展现出来的,还是此时的他真实的想法。

    “无聊的人,无聊的事情。”

    会议室之中传出了另外的声音,浓郁的不满像是要透过声音化作拳头一样落在别人的脸上一样。

    朗姆洛把自己的脚从桌面上放了下来,随手摸出了一瓶烈酒,直接咬碎了瓶口往嘴里灌着。

    他很清醒,并没有喝醉。

    而朗姆洛作为最没有所谓“立场”的家伙,他根本不在乎尼克福瑞是不是好人,也不在乎康斯坦丁在担心什么。

    他的立场就是“赎罪”和“正义”。

    其他的早就消逝在了过去之中。

    他之所以插嘴进来,是想要提醒一下在场的那些人,现在争论高低不会有丝毫的作用。

    “当然,我也觉得这样很无聊,不过不无聊的马上就要来了!”

    康斯坦丁的动作有些夸张的张开了双手,歪着脑袋。

    看上去有些狂热的样子。

    而此时尼克福瑞才终于知道了在他不在神盾局的这段时间之中,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意识到自己保守的那些可怕的“秘密”可能正在被不断的扩散着,甚至可能被错误的理解之后,他正在极速的奔向那间会议室!

    杜根和史蒂夫则是在会议室之中对视了一眼,暂时的保持了沉默。

    他们对于在眼前发生的这些东西,只是想着稍微的等待一下,至少不能听信某一方的片面之词。

    尼克福瑞对于这些东西到底是不是知情不报,他们也不能确定。

    但是就尼克福瑞这段时间神神秘秘的表现来来看,这很有可能。

    只是两个老兵不是什么决策者,他的思路更直接一些。

    比如此时想着的就是“至少得听听尼克福瑞怎么说”这样简单而质朴的想法。

    和史蒂夫生命相链接的佩吉卡特想的则是更多一些。

    作为尼克福瑞的老前辈,她并不觉得尼克福瑞会想康斯坦丁说的那样的卑劣而危险,甚至对于作为人证出现在会议室之中的科尔森的说法,她也依然存疑。

    这一切发生的的确有很多尼克福瑞的影子在里边,但是更像是有什么幕后推手正在其中行动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