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零九 抓紧十年二十年
    一山先生派来吊唁的代表是蔡元培和黄轸,袁大头派来的代表是杨度。

    这两波人好像不太急,参加完葬礼就在靖安闲逛起来。

    粗粗壮壮的蒙古人也跟刘大双聊了一个上午。

    刘大双希望内外蒙古都能够以经济发展为主,尽快提高牧民的生活水平,而边区zf加大对牧区的扶持力度。

    外蒙古的额济达齐亲王,锡林郭勒盟的德王,前郭尔罗斯的齐王都是派个代表来吊唁,本人并未出席,倒是科尔沁和呼伦贝尔其它几个旗的王爷都来了。

    日本人一直在和内蒙古的几个王爷勾搭,可现在刘大双的势力这么强大,他们还是要来捧捧场的。乌泰、胜福等人就是前车之鉴。

    “边区zf准备修两条铁路,一条是改造现在这条靖安到奉天的简易铁路。另外一条从阿尔山一路向南,中间经过库伦,南边到二连浩特,然后和京张铁路接轨。”刘大双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边区zf的打算。

    一群王爷听了可有点感觉了,内蒙一条,外蒙一条,两条纵贯南北的铁路真就有可能让蒙古发展起来。看来姓刘这小子还真是个干实事儿的,不是忽悠的。

    “刘司令,您真要是为我们蒙古人着想,我们就全跟着你干。”几个王爷表态了。

    刘大双笑笑,严肃地说:“我们成立的边区zf将会由各民族组成,不会岐视任何一个民族,诸位也要推举一位贤达任边区zf副主席。我们这里只有中国人,大家都是为中国人做事。”

    ……

    各路人马都见了一遍,消息也传开了。靖安只成立一个边区**,刘大双对总裁的位置似乎毫无兴趣。另外,一个消息也传开了,格格的嫁妆,大部分是宫里的宝贝,人家刘大双一件不要,建个博物馆保护起来,供全国人民观赏,研究。

    这么好的人咋不出来当总裁呢?这是许多中国人心底的呼声。

    蔡元培、黄轸和杨度等人放下心来,这回也不逛街欣赏风景了,联袂来见刘大双。

    这是国内目前两大势力的代表,不过刘大双也没当回事,反正自己也不去争那个总裁,对他们也没什么需要争取和求助的。

    边区zf一事,刘大双正式通知他们了,顺便征求下意见。

    “极好!边陲之地,向来难以治理,刘司令知难而进,令吾等佩服。”蔡元培首先竖起来大拇指。

    “是呀,强敌环伺,民族众多,不服王化,刘司令担子不轻啊!”杨度也感慨道。

    黄轸没出声,心里可是很佩服,这个小子,练了这么强的兵,做了几件惊天动地的大好事,居然对上位一点兴趣没有。

    “不是大奸大恶,就是天字一号英雄!”黄轸心里琢磨着。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黄轸不知怎么想起这两句话。

    “小子,你要一直是这样的人,黄某人都愿意供你驱使。”黄轸极为自负,很少服人,现在却有点对刘大双服气了。

    刘大双不知道黄轸在想什么,笑着问:“黄总长不知意见如何?”

    黄轸一愣,连忙答道:“好事,这蒙地及东三省都是地广人稀,不好治理之地,巴不得刘司令大展神威,造福乡梓。”

    见二方面对边区zf没什么意见,刘大双又说道:“刘某还有一事,烦请各位回去和一山先生、袁先生商量下。”

    蔡元培笑笑说:“尽管直言!”

    “诸位都知道,北京也是五朝古都,紫禁城更是明清两朝集全国之力建成,里面珍宝无数。我的意见,任何人不许再住进去,里面的东西也不准破坏一件。咱们成立个全国性的文物保护委员会,将紫禁城保护起来。”

    蔡元培听了就是一愣啊,他现任民国教育总长,又在德国留学几年,自认也是见多识广之人,可是刘大双的话却出乎他的意料。

    这是个什么人啊?他打听过刘大双的根底,就是读了一两年私塾,居然有如此见识!奇才,绝对是奇才!

    “刘司令此言甚善,我举双手赞成。”蔡元培立即表态。

    “好,刘司令此议甚好。待我回去上复袁公,弄个章程出来。”杨度也是极为赞成。

    “既然大家都赞成,不如蔡总长牵头,成立个全国性的文物保护委员会,先把紫禁城保护起来。我私人出资五十万元,做为开始时的维护和修缮费用。至于以后资金来源,由民国zf议定。”

    “只是,皇室之人如何安排,也要仔细考虑。”杨度谨慎的说。

    “这个事也交由总裁去决定吧!我不操这个心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刘大双笑着说。

    几个人都笑了,气氛好多了,大家也没那么拘束了,敞开嗓子聊开了。

    聊了一上午,中午饭照例是刘大双在关东大酒楼安排的。

    喝点酒,兴致更高,几个人都不舍得走,一个话题接一个话题,聊个没完。

    蔡元培突然间问了刘大双一句:“刘司令,依你看,中国如何发展才好?”

    刘大双叹口气说:“按我估计,留给中国发展的时间并不多,抓紧这十年至二十年时间,切勿内斗,踏踏实实地把经济搞上去。否则,……。”

    刘大双没继续说下去,他知道的历史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连外蒙都丢了,再算上后来日本入侵,中国人过了几十年苦日子,国家也打个稀巴烂,一点家底都没攒下。

    “为什么说抓紧这十年二十年哪?”黄轸问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