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一零 脸皮要够厚
    刘大双装模作样的思考了一下说:“当今世界,已经被列强瓜分完了。但大部分集中在老列强手中,新崛起的列强如德国和美国基本上没有什么殖民地。”

    “他们会打起来吗?”黄轸兴奋地问。

    “一定会,别看洋人个个人模狗样的,穿西装打领带,本质上跟占地盘的狼啊狗的没区别,所以,一定会打起来。这一打起来,也没空来欺负咱们中国了,咱们也就有了十年二十年的发展机遇。”

    蔡元培是个教育家,感觉不是很强烈。杨度自诩赛诸葛一样的人物,对刘大双的几句话可是上了心。

    “这小子猫在靖安这么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居然对国际大势看得这么清。不知道他对国内形势怎么看,先探探他口风。”

    杨度心里有了主意,微微一笑说:“刘司令对国际上几个列强看的很准,不知有什么话需转告袁公没有?”

    刘大双看看杨度,知道他想问什么,也笑着说:“杨先生乃袁公第一智囊,雄才大略,智计百出,何需刘某多言。不过既然先生问到了,我也说两句话,爱国不卖国,顺势不逆势。”

    “爱国不卖国,顺势不逆势!”杨度重复了一遍,拱手施礼。

    “刘司令有什么要转告一山先生吗?”蔡元培也来凑热闹,笑呵呵地问。

    “一山先生历尽艰辛,矢志不渝,刘某不敢妄言。”刘大双连连摆手。

    “也是,奋斗半生,现在却要拱手相让,一山先生……。”蔡元培面露苦色,话说了一半。

    “时局不好,袁公也是勉为其难。”杨度赶紧接了一句。

    蔡元培、黄轸没再出声,气氛一下子有点沉闷。

    刘大双见双方有点尴尬,笑着说:“不管是谁,只要真心为国人办事,就是百姓之福。”

    “是呀!是呀!”杨度又接了一句。

    “从古至今,真正为民做事的能有几人?不过是哗众取宠,自欺欺人罢了。”蔡元培慢悠悠的说。

    “杨先生,这次我们要接袁公去南京,不知杨先生是否随行?”黄轸换了个话题。

    杨度神色有点不自然,支支吾吾地说:“这个我不清楚,一切由袁公决定。”

    “好吧!这里事情也忙完了,明日一起动身去京城,此事不要再拖了。”蔡元培沉声道。

    “好!好!明日一起动身,到了京城由小弟做东,尝尝京城的风味。”杨度干巴巴地说。

    刘大双知道,老袁九成不会去南京,肯定弄点幺蛾子出来,找个借口不动身。

    不过,他不想理这些事,比心黑面皮厚,十个刘大双也比不上这些老狐狸。

    三天后,一个重磅新闻在全国传出,民国东三省及蒙古边区zf筹备委员会成立,主席刘大双,筹委会包括汉、满、蒙、回、朝鲜等各民族代表。

    筹委会声明,将在充分征求各民族各阶层人士意见的基础上,二个月后,正式成立边区zf,为边区人民谋福利,保持中国的领土完整。

    刘大双的做法又一次引起了轰动,许多人对刘大双不去竞争总裁充满了失望,他们多么想这样一个爱憎分明,年轻有为的人来领导中国。

    也有不少人心里松口气,这小子终于不折腾了,老老实实做封疆大吏去了。

    日俄两国是最注意的,边区范围正好是他们两家私下商定的各自势力范围内。

    两个难兄难弟一合计,咱们哥俩怎么的也算列强国家呀!一个地方民团敢挑战我们,这要不把他们灭了,以后出门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列强。

    日俄两国开始琢磨着怎么对付刘大双,而且准备来点狠的。

    可是,对于保安军的飞机和tk车,两国心有余悸,还真想不出对付的办法。

    既然没办法,咱们自己也研制吧,否则还真不敢轻易出兵。

    日本人比傻大黑粗的俄国人脑袋瓜子好使很多,眼见现在出兵占不到便宜,干脆玩点阴的。于是,如此这番说了一通,俄国人听了连连点头,……

    蔡元培等人到了京城,立即催促老袁去南京上任,自己和黄轸等人是之专门迎接袁公赴南京就职的。

    老袁可不想去南京,那不是他的地盘,去了只能受制于人,这总裁权力会大大缩水。

    可这总裁位置可是他费尽心机弄来的,必须要上任的。

    找几个军师秘谋了一把,老袁心一黑,演了一出闹剧。

    几天后的月黑风高夜,北洋第六镇“兵变”了,刚刚接手统领的曹锟弹压不住,一群群乱兵开始上街抢劫。

    这乱兵抢劫的技术还挺高,专门抢钱庄、黄金珠宝店,对百姓几手秋毫无犯。

    第一镇的凤山吓坏了,领着人马死死守着紫禁城,可人家乱兵压根没来。

    凑巧的是,今天晚上警察也都没上班,任由乱兵痛痛快快地抢。

    足足抢了一个晚上,京城里的大部分钱庄和珠宝店都被抢了,这损失有多大,也没人统计。

    第二天白天,老袁调兵遣将,开始平定乱兵。

    找来蔡元培几个人,连哄带骗地说:“京城太乱了,现在马上送你们回南京,线必须坐镇京城。”

    蔡元培这是文人,哪见过这阵势,乱兵四窜,时不时还有枪声传来。

    黄轸也带过兵,知道这当兵的一炸营,还真不好处理。

    不想走也不行了,老袁全城戒严,搜捕乱军,外面来的,暂时全部离开京城。

    蔡元培等人被“保护”着离开了京城。

    得到消息后,老袁嘿嘿冷笑:“小样儿!脸皮不够厚,玩什么政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