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九十章 剑痴
    洛尘已经做好了准备,无论这一战结果如何,他都不后悔。

    因为洛尘明白,只有不断战斗,他的战斗技巧和战斗意志才能再次提升。

    对于剑道的领悟,才能更加深刻。

    河宗师明白,洛尘是个很难缠的对手,但他绝不会让洛尘迈出此地一步。

    所以,此番决战,必定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结束战斗。

    时间,容不得浪费。

    突然,洛尘仰天一声长啸,手中的剑势猛然一挥,其身躯朝着河宗师的方向呼啸而去。

    虚空中,洛尘每落下一步,一股狂暴的力量便向着四周荡漾而去。

    连续迈出数十步后,弥漫在洛尘周围的狂暴能量,瞬间聚集在一起。

    河宗师面露阴沉之色。

    尽管洛尘的蓄势很强,但河宗师绝不会后退半步。

    若是退了,他的气势将会锐减,尤其是洛尘呼啸而来,更容不得他后退半分。

    退了,便代表他畏惧洛尘。

    退了,他便没有任何机会战胜洛尘。

    这是气势之争,谁的气势落于下风,那么谁便会完败。

    “杀!”

    河宗师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之色。

    他手中的剑,猛然间挥向洛尘。

    此刻,虚空中,两道身影急速的穿梭着。

    一黑一白的能量,不断的朝着四周扩散。

    此刻,洛尘全身弥漫着白光。

    笼罩在身上的白光,看上去格外耀眼。

    他长发飘飘,手中的赤霄剑不断发出嗡鸣声。

    一滴滴鲜血顺着洛尘的衣袖不断滴落。

    河宗师,你强又能如何。

    今日洛尘,便要与你决一死战。

    洛尘的眼眸中杀机一闪而过,其眼眸中透着森森寒意。

    剑势化为一道长虹,洛尘的身躯也消失了。

    他施展的赫然是器灵真身!

    洛尘的身躯与赤霄剑近乎完美的融合。

    此时的他,就像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利剑。

    “杀!”

    河宗师没有后退半分。

    两人之间的距离骤然间拉近。

    河宗师感知四周方向。

    其手中的剑,唰唰出鞘。

    一剑起,天地变色。

    两人所处的地方,仿若能量风暴,不断搅动。

    刺目的剑光从赤霄剑上释放出来。

    在临近河宗师的瞬间,一剑猛然刺出。

    河宗师的身影一瞬间扭曲起来。

    其手中的剑,更是猛然间朝着赤霄剑刺去。

    “嘭!”

    轰鸣之声不断传出,形成剧烈的响声。

    这样的响声,惊天动地,传遍全场。

    轰鸣中,赤霄剑发出更为强烈的光芒。

    在碰触到河宗师的剑时候,两者激起无数的尘土。

    这些尘土,如同锋利的刀片一样,不断倒卷。

    二人的身躯,也终于碰在了一起。

    轰的一下,两人身躯剧烈颤抖起来。

    洛尘的身子,在这一击之下,倒飞数十米。

    他的身躯,从赤霄剑中浮现起来。

    其身子,不断颤抖。

    同一时刻,河宗师也不好受。

    那一股反震之力传到他的手中,竟然有种麻木的感觉。

    第一次,他对于面前的青年开始重视起来。

    两人几乎同时出手。

    在相互碰触的刹那,再次展开一场厮杀。

    远处废墟~

    少爷,我们要不要出手,说话的正是一刀。

    而在一刀的身旁,自然是慕容林。

    不用,等他们鱼死网破,我们再杀了洛尘那小子。

    慕容林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凛然的杀机。

    杀了慕容世家如此多的核心弟子。

    洛尘,这一次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此时,洛尘与河宗师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噗~

    洛尘的口中,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他的面色苍白,但其目光,极为坚定。

    此刻,河宗师倒退数步。

    他有些狼狈不堪。

    河宗师,你要输了。

    洛尘咳嗽一声,又是咳出一口血。

    输?

    我绝不会输,这是我的世界。

    他从怀里不断摸索着。

    其胸口处,突然多了一道金色符印!

    开眼!

    河宗师爆喝一声。

    那道金色符印被他吞入口中。

    其眼眸之中,竟然有隐隐睁开之状。

    这是什么?

    小心,这是魂符?他强行将自己提升到巅峰时期。

    一听魂符,洛尘面色大变。

    魂符,是一种短时间内,能够将实力提升到极致的符文。

    不过,这种符文是以燃烧灵魂为代价,获取恐怖的力量。

    这一战后,无论输赢,河宗师都会死去。

    拼命了吗?

    洛尘咬了咬牙,目光紧紧的盯着河宗师。

    此刻,河宗师的眼眸之中,不断滴出血泪。

    七窍中的鲜血,滴落到他的衣衫上。

    他的身体在不断的流着鲜血。

    但洛尘分明能够感受到,那股酝酿已久的力量,该有多么恐怖。

    那些鲜血,仿若已经不再属于河宗师。

    在洛尘的注视下,原本的红色血液,迅速变黑。

    一瞬间,黑血与河宗师融为一体。

    再去看河宗师,他仿若已经陷入了癫狂之中。

    他的眼眸中,只剩下熊熊燃烧的火焰。

    这是最后的疯狂吗?

    洛尘看到这一幕,顿觉头痛。

    轰!

    巨大的一剑,斩向洛尘。

    洛尘目光一闪。

    眼下,他要做的,绝不是硬拼。

    因为此战之后,无论他是赢还是输,都会遭到重创。

    眼下,陷入狂暴的河宗师,才是最为危险的存在。

    洛尘想要击败河宗师,根本不可能。

    吼!

    河宗师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其样貌,在魂符的状态下,发生改变。

    那是一名容颜俊俏的青年。

    他是一名看上去有些身形消瘦的青年。

    河宗师没有急着向洛尘出手,而是在叙说着一个看上去和自己毫不相关的故事。

    在属于他的那个风化年代里,河宗师很少有对手。

    他天纵奇才,二十岁的时候,便已经将剑术修炼到极致。

    年轻时的河宗师,少有剑术高手能够与他一战。

    他的剑,是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

    那是一种惊天动地的气势。

    意气风发,青年时期的河宗师,想要在剑法上开辟出属于自己的时代。

    他是一个有着野心的青年。

    时至今日,河宗师的剑,已经脱离了普通的剑法,他将自己的理念,融入了剑中。

    只差一步,便可以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因此,有那么一段时间,河宗师被称为剑痴。

    剑在他的手里,仿若有了理念和生命。

    而他正是赋予剑生命和理念的人。

    他的剑法,已经有了一定的气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