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8章:群体晋升!
    准备进阶的人中,除了些八阶、九阶的,跟着凑热闹,主要就是两个高手:蓝飞海和云飞扬。

    他们两个在这次宗门大会上,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虽然跟沈继的成绩比起来好像还差了一点,但是相比其他人,也算是比较不错的了。

    蓝飞海其实早就已经达到了晋升的瓶颈,在现在的三大公子当中,就算是实力最强的。

    他做过的项目很多,赚的钱也不少,但是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道路。

    沈继的一个“小目标”,给他打开了思路。

    人生不就是给自己一下一个又一个的小目标,然后逐渐实现的过程吗?

    所以蓝飞海这边立刻顿悟了。

    而云飞扬那边竟然也找到了自己的道路,这是大家没想到的。

    云飞扬原本并不是一个特别张扬的人,而且这一次出现,突然变得非常低调,见人就行礼,不磕三个响头不站起来。

    师兄弟们基本上都躲着他,既不想看他行礼,也不想给他还礼。

    而长辈们受了如此大礼,也不好意思空着手,或多或少都会赏赐他一些东西。

    所以别看云飞扬这么低调,其实收获也是颇丰。

    他回去算了算账,这一趟过来,都赚了几百两银子了!

    摊到每一天,可比他在宗门里做生意来得快多了!

    他似乎找到了自己的道路,但是一直有些朦胧。

    沈继这么一算账,他也跟着顿悟了。

    如果坚持磕头讨饭这条路的话,好像离一个“小目标”也不算太远了?

    于是云飞扬也硬是进阶了!

    三大公子之中,也只有白飞清没有晋升。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三大公子之中,也就他跟沈继的接触比较少。

    虽然他个人的实力很强,甚至在云飞扬之上,甚至还得过一块射击的金牌,但是谁让你不跟沈继多接触的呢?

    这更证明了顿悟是沈继的本事。

    二长老看了这个场景,一句话都不想讲了。

    七阶晋升六阶是大事儿,是从弟子升级为后备干部的关键阶段。

    沈继八晋七的时候,便有二长老跟分舵主进行护法,这时候,两大公子都要七晋六,自然更要重视一些。

    所以二长老也不讲课了,直接从讲台上下来,亲自给他们进行护法。

    分舵主也站了出来,将他们照顾周全。

    这两个人未来是能在分舵主里面担任总管的,金钱帮的高层自然要维护一下。

    至于其他宗派的人,听了沈继的话,若有所思,竟然也有晋升的。

    不过这也就跟金钱帮没有关系了。

    若是能记沈继一个好,未来开展一下贸易合作,也是非常不错的。

    二长老不讲课了,沈继这边看着无聊,也觉得这边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便去其他的论坛看热闹。

    技术论坛那边跟经济论坛的情况类似,都是在讲一些高精尖的东西,外行很难融入进去。

    政治论坛因为有国家把控,还有科举作为选材标准,其实也就只能讨论一些军事、法治、外交之类的东西。

    只有哲学论坛,无论是内行外行,都觉得自己能听得懂。

    反正佛道儒三家都要发展信徒,为了发展底层教徒,对初始的教义都有所修正,口径听起来差不多,无非就是劝人向善。

    他们的矛盾点主要还是集中在如何认识世界、改造世界,在方法上面,出世、入世,长生、转生……什么方法都有。

    哪怕是同一个序列的,经常也能提出截然相反的观点。

    所以如果说看热闹,哲学论坛无疑是最有趣的。

    沈继走了进去,还买了包瓜子,一边嗑,一边看了起来。

    但是沈继这个人就是这么的拉风,无论他表现得多么低调,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无情地揪出来。

    沈继在哲学论坛那里听了一会儿,就受到了上面主讲嘉宾的关注。

    现在的主讲人是全真观的丙辰子。

    他好像考校晚辈一样,主动开始询问沈继问题,问他对这个世界是怎么看的,问他觉得入世和出世哪个更合理。

    沈继心道:“我特么上哪知道去?”

    不过他也不能被挂在那里啊。

    丙辰子明显是有备而来,别人不提问,专门提问沈继。

    他作为金钱帮的代表,在八阶的比赛里面,基本上把能拿的奖牌都拿了。

    现在外人问他思想方面的东西,他答不上来?

    这显得他好像一个莽夫,只会打架,没有思想,浑身还带有商贾修士的铜臭味。

    因为分舵主最怕的是丢面子,所以沈继也怕丢面子。

    没有办法,他只能硬着头皮,把他大学时代学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搬了出来。

    “既然你诚信诚意地问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沈继竟然直接走上了讲台,“人活于世,无外乎认识世界、改造世界。而它们的根本是唯物辩证法。”

    “世界存在的基本特征有两个:一个是世界是普遍联系的,另一个是世界是永恒发展的。”

    “唯物辩证法的基本规律有三条,即对立统一规律、质量互变规律和否定之否定规律……”

    沈继说得内容非常高深,下面能听懂的人不多。

    但是这种全新的论调让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仔细地思考,他们只是知道,台上的这个家伙是个高人。

    也正因为他们之前没有过相关的思考,所以他们也找不到沈继的漏洞。

    沈继想到哪说到哪,说了半个小时,竟然也没有人质疑。

    这讲课的效果,可比刚才的丙辰子好多了。

    这哪是来回答问题的,你特么是来砸场子的!

    不过台下的人可不这么想,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从中得到了营养,甚至还有几个人因为受到了影响,而顿悟了。

    丙辰子刚才讲课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多人顿悟。

    你小子哪来的这么大的本事?

    丙辰子都想一道《五雷轰顶》把沈继劈那了!

    不过眼看着有自己道门的弟子,听了沈继的话,竟然顿悟了,这才停下了杀手。

    沈继见下面的人有反馈,感觉效果还挺好,说着说着,就说到了经济学,又说到了“资本论”。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连旁边那些准备参加辩论,驳斥丙辰子观点的其他门派高手们,都不敢说话,生怕自己没听懂,在高手的面前露怯。

    他们都是智慧、机变之士,在脑子里一遍一遍地演化沈继的理论。

    虽然说他们不能完全理解,但是他们知道,在某种层面上,沈继说的是对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