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42 天职
    乔治五世给基钦钠安排的新职务是英联邦预备役部队总司令。

    这个职务是英联邦成立之后刚刚设立的,主要负责管理英联邦所有预备役部队。

    听上去似乎权力很大,其实不然,世界各国都在裁军的大背景下,连正规军都无法得到有效保障,预备役就更不用提了。

    整个英联邦,也就南部非洲建立了相对完善的预备役制度,其他成员国包括英国在内,都是设个机构挂个牌子应付了事,实际权力一点都没有。

    对于乔治五世的安排,南部非洲联邦议会表示拒不接受,乔治五世也因此再次来到罗克的正义宫,和罗克当面沟通。

    “陛下,我不知道您是出于什么原因解除基钦钠元帅的职务,基钦钠元帅在担任南部非洲总督期间没有任何失误,工作兢兢业业,深受南部非洲人喜爱,是令人尊重的长者,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南部非洲不会接受其他总督人选。”罗克态度坚决,不过这种坚决,更让乔治五世坚定了他的思路。

    在乔治五世看来,大概基钦钠已经全面倒向南部非洲,无法真正维护大英帝国的利益,所以乔治五世才要换掉基钦钠。

    “洛克,赫伯特的年龄太大了,他已经为大英帝国服务了一辈子,是时候休息一下,享受天伦之乐,这是人之常情——”乔治五世理由充分,英联邦所有总督中,75岁的基钦钠确实是独一份。

    “呵呵,陛下,基钦钠元帅终身未婚,没有后代子嗣,就算回到本土,恐怕也无法享受天伦之乐。”罗克表情冷漠,就算是养老,南部非洲也比伦敦更合适。

    必须强调的是,“雾都”这个称号仅仅属于伦敦,英国的乡村还是不错的,所以英国的权贵才这么热衷于乡村别墅。

    不过即便是英国的乡村,跟四季温暖如春的比勒陀利亚相比也有巨大差距,老年人对气候尤其敏感。

    “洛克,我们不能因为赫伯特终身未婚,就剥夺赫伯特的正当权利——”乔治五世不再基钦钠的问题上纠缠,主动聊起黑格:“——洛克,你是不是对道格拉斯的任命有意见?”

    “是的,意见很大!”罗克不留转圜余地,这分明就是明知故问。

    世界大战期间,罗克接替黑格担任英国远征军总司令,在那之前罗克就和黑格爆发了无数次争吵,两人曾经因指挥理念不和,把官司差点打到白金汉宫。

    现在乔治五世任命黑格为南部非洲总督,明显是针对罗克的任命。

    “——如果南部非洲必须设立总督这个职位,那么只能是基钦钠元帅。”罗克的话让乔治五世勃然变色,办公室里的气氛顿时下降到冰点。

    “洛克,你是什么意思?”乔治五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考虑过罗克的态度,但没想到罗克的反应会如此激烈。

    “陛下,如果您不收回这个决定,那么后果可能会很严重,昨天的联邦议会全体会议上,已经有议员提议南部非洲脱离英联邦,联邦政府也必须考虑联邦议会的意见。”罗克直接逼宫,二选一,没有其他答案。

    “那就把议会解散!”乔治五世脸色阴沉,解散议会也不是不可以,意大利已经这样做了。

    世界大战刚刚结束的时候,贝尼托·墨索里尼组织“黑衫军”进军罗马,趁势夺取政权。

    去年,墨索里尼悍然解散意大利议会,对内取缔初意大利国家党之外的其他一切政党和群众团体;对外煽动民族沙文主义,推行****侵略扩张政策。

    英国历史上也曾多次解散议会,1629年3月到1640年4月查理一世统治期间英国就没有国会,一直到1640年才设置了“长议会”。

    英国最近的一次是在世界大战期间劳合·乔治担任首相时期,当时内阁集体逼宫,要求乔治五世解散议会,坚定和德国决战到底的决心。

    “陛下,解散议会不符合南部非洲的法律程序——”罗克不同意解散议会,对于英国来说,议会会对首相的权利形成极大制约,对于南部非洲来说却不是。

    南部非洲议会,现在是罗克甩锅的好帮手,比如罗克反对更换总督,就可以把责任推给议会。

    当然要解散也不是不行,不过肯定不是现在。

    “南部非洲的法律,难道不应该建立在大英帝国《宪法》的基础上吗?”乔治五世其实也不清楚英联邦的法律进程。

    “陛下,去年帝国会议召开后,英联邦成员国已经拥有自行制定法律的权力。”罗克不跟乔治五世探讨这个问题,帝国会议的所有文件,乔治五世都是签过字的,你自己不仔细看怪谁。

    “洛克,任命谁当总督也是英国国王的权力,这是英联邦的前提!”乔治五世暴怒,他不想收回这个决定,否则将对大英帝国的威信造成无可挽回的打击。

    罗克不说话,任命总督确实是乔治五世的权力,不过南部非洲联邦政府也有权不接受。

    稍晚些时候,温斯顿心急火燎来找罗克,希望罗克能接受乔治五世的任命。

    “洛克,为什么你不尝试和黑格元帅和平共处呢?没准你们能握手言和,现在的黑格元帅,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黑格元帅了——”温斯顿希望罗克能给乔治五世一个台阶,如果南部非洲不接受关于黑格的任命,那乔治五世就会名誉扫地。

    “温斯顿,或许黑格元帅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黑格了,可是南部非洲也不再是以前的南部非洲了,这不是单纯的总督人选问题,而是陛下有没有给南部非洲人应有的尊重。”罗克心坚如铁,从“荣誉白人”,到内志苏丹国的油田,再到更换南部非洲总督,罗克实在是受够了。

    泥人还有三分火性呢,就像温斯顿说的一样,南部非洲拥有成为一个超级国家的全部条件,却没有得到大英帝国的应有尊重。

    英国现在除了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对南部非洲缺乏有效制衡手段。

    既然这样罗克还有什么好客气的,以南部非洲现在和加拿大、澳大利亚的关系,就算南部非洲脱离英联邦,南部非洲也不会失去英联邦这个庞大的市场。

    也包括英国在内。

    英国现在对南部非洲的依赖,不仅仅是兰德金矿的黄金,南部非洲的食品、工业品、工业原料,乃至南部非洲的人力资源,都是大英帝国无法失去的。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乔治五世才在担心之下,做出了这个错误的决定。

    “洛克,陛下是英联邦的国王,你在要求陛下给予南部非洲尊重的同时,有没有给陛下应有的尊重?”温斯顿也头疼,如果南部非洲和大英帝国关系交恶,温斯顿夹在中间也是左右为难。

    “你所说的尊重,是不是南部非洲就要处处退让,卑躬屈膝,予取予求——如果是这样的尊重,那么肯定不会有!”罗克毫不退让,尊重是相互的,不能单方面要求,英国政府现在的做法,就跟pua的渣男一样。

    “洛克,你的思想很危险,需要好好地反省。”温斯顿知道问题所在,可是无能为力,只能希望南部非洲让步。

    罗克肯定是不让的。

    转天,以《泰晤士报》为首的南部非洲报刊杂志纷纷刊登基钦钠即将离任这个消息,马上在南部非洲激起轩然大波。

    基钦钠在南部非洲人心中的威望还是很不错的,这个爱钓鱼、养花、遛猫的总督,经常以和蔼可亲的形象出现在南部非洲的报纸上,去年南部非洲遭遇旱灾的时候,基钦钠慷慨解囊,拿出自己的收入捐赠给受灾严重的几个州,受到南部非洲人的普遍赞誉。

    和其他自治领总督不同,基钦钠从不干涉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工作,虽然在南部非洲和大英帝国利益有所冲突时,基钦钠的立场会有所偏颇,但是在南部非洲和其他国家利益发生冲突时,基钦钠总是会坚定立场,坚决维护南部非洲的利益。

    基钦钠即将离任这个消息见报的当天,比勒陀利亚市民主动聚集到总督府和正义宫之间的广场上,希望基钦钠继续留任,同时要求罗克给予基钦钠必要的支持。

    普通人不会管英联邦高层的利益争斗,他们也不会管英联邦市场对南部非洲来说有多重要,对比黑格,基钦钠的优点确实是太多了。

    “我们要基钦钠元帅,不要该死的屠夫!”

    “基钦钠元帅应该担任南部非洲终身总督——”

    “反对伦敦议会对南部非洲的粗暴干涉,南部非洲的事,应该由南部非洲人解决——”

    罗克和基钦钠在总督府花厅里,听着广场上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声,基钦钠老泪纵横。

    “元帅,你应该倾听比勒陀利亚市民的声音,这是对你最好的褒奖。”罗克真诚挽留。

    “洛克,我知道,我知道——”基钦钠声音呜咽,世界大战最危险的时候,基钦钠都没有流过一滴泪,现在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但是,洛克,抱歉,我是大英帝国的军人,必须遵从陛下的命令——”基钦钠选择天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