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3章 原因
    半年不见,唐清源现在的模样吓了沈浩一跳。这还是以前震慑黎城威风八面的唐大人吗?

    脸上几乎不见血色,而且眼眶凹陷,脸颊同样内陷得厉害,头上白发苍苍,额头更是皱纹密布,光是看脸就知道唐清源瘦了一大圈,而且比半年前看上去老了起码二十岁。

    修士的强最直观的就是反应在肉身上。即便靖旧朝里大多数修士不是专攻体修的,但肉身依旧远强于普通人。聚神境后境更是衰老极慢,还能无视掉世间大部分的病症。

    唐清源这是怎么了?

    沈浩推门进来,唐家长子给他端了一把椅子过来坐下,之后屋里其他人都自觉的退了出去。甚至唐清源还吩咐了家里人展开了一个遮掩法阵将这间卧房遮蔽了起来。

    “半年不见,你怎生变了个模样?”沈浩言语上虽然在开着玩笑,可脸上却没有笑意,因为他能感应到唐清源身上的气息很乱,甚至修为似乎都比之前降了许多,如今怕是只有聚神境五六重的修为了吧?!唐清源本来可是聚神境八重的高手!

    修为倒退?!

    这就不是“得病”那么简单了。修士的修为就是他们的核心根本,除非是受了损伤根基的重伤,又或者是突破失败不然极难出现倒退的情况。

    “呵呵,这才哪儿到哪儿哟。你再等半年来看说不定变得更多,头发都秃了也说不定。毕竟我这把年纪已经很老的......修为往下垮寿数也就稳不住了,一两年估计就得入土。”

    唐清源的声音很虚弱,明明是想笑的,可似乎就连扯动嘴皮都很费劲似的,说到一半就不得不缓口气,然后才将后面半句话说全。

    沈浩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听得出唐清源自己是清楚自己的情况的,并且已经预料到了可能出现的最坏情况。修为滑落,以唐清源的岁数,只要滑落聚神境就会直接寿元尽一命呜呼。

    “是伤?”

    “是毒。一种说不清名字的丹毒。中毒半年,用尽了办法,没有气色,真气时时刻刻都在消散,存不住气了,而且识海也越来越迟钝,魂魄也有固话的迹象,来看过的几位丹师和医师都说基本上是回天乏术了。”

    毒?世上还有可以损伤修士修为根基的丹毒?!

    沈浩接着问道:“你平时都在千户所里得过且过的,又怎会惹上这种麻烦事?什么人会给你下如此奇毒?”

    “得过且过?”唐清源翻了翻白眼,又瞥了一下嘴说:“真要是得过且过的混日子也不至于这样,还是大意了,没有防备。”

    “什么原因不方便说吗?之前听说你还在查我上次遇刺的那件案子,还和匡盛元起了冲突。不会是因为这件案子吧?”

    “呵呵,你问这个是想救我还是想帮我报仇?”唐清源的眼睛虚了一下,看着沈浩。

    “你我的关系不比其他,见死不救的事情我做不出来。能不能救不清楚,但肯定是要试试的。若是救不了,帮你报仇也不是不可以,但要看我能不能对付得了。”沈浩一句虚言都没有,说得很实在,没有给唐清源说什么大话。

    唐清源闻言似乎笑得更开心了,说:“救我就算了,那么多医师都束手无策,你能有什么办法。那边桌上有一份东西你看一下,也算你我相识一场给你提个醒。”

    其实沈浩今天能亲自来一趟就已经让唐清源很高兴了。如今他在家里等死,世态炎凉看得心寒,沈浩如今如日中天还能不忘故旧已属难得,至于其他的事情,唐清源也还不急着现在就开口,等到真要撒手的那天在求一下沈浩会更好。不外乎照顾一下唐家子弟罢了,想来沈浩不会拒绝。

    沈浩起身将唐清源所说的放在旁边桌上的一根铜条拿了过来,入手一看居然需要他的腰牌和魂魄波动才能打开,这倒是玄清卫里对密令的惯用防护。

    展开之后,看了几排,沈浩就抬起头来看着唐清源说:“你确定之前死在衙门大牢里的那个人是景王的内卫?”

    “嗯。当初虽然那人在地方衙门的大牢里死了,但尸体却是留下来的,我找人照着尸体的面目做了泥像,又把尸体身上所有能算作特征的痕迹都记录了下来,然后让人去皇城查。

    也算运气好吧。我以前有一个好友如今在皇城地方衙门里管名册,帮了不少忙。

    皇族内卫也是军中选的,而且都是些从小训练的。这些人进入内卫训练之后虽然没有案牍在地方衙门存储,但进入内卫之前会先入军伍,而入军伍之后起家人会涉及到钱粮赋税的减免,这些都需要地方衙门来办理,所以会留下些蛛丝马迹。

    再结合那尸体的年纪,以及样貌特征,一个城一个城的案牍查起来,总能找到匹配的名册。”

    这是一个很笨的办法,笨到沈浩若是不仔细在脑子里多转几圈都不会想到还能这么查人跟脚。因为太多了,也太细碎了,花极多的时间不说而且还很容易遗漏掉导致最后一无所获,毕竟皇族内卫入选的年纪很小,而那具尸体明显已经年纪不小了,两边时间差距很容易造成样貌难以分辨。

    “所以说还是很有运气,不然肯定找不到人的。”唐清源也很感叹,之后接着又道:“后来我将消息上报了匡盛元希望他能禀报姜大人。因为涉及到了景王,且与行刺玄清卫的要案有关。可匡盛元却想要压住消息,说如今局势混乱,不宜将玄清卫卷入皇室“大考”。说要等以后局势平稳了再说。

    我就此事和他吵了一架。然后被他挂了起来。

    结果心里气尚未平息,去酒楼喝了一顿酒,呵呵,还中了毒。而且这毒诡异,事后三天我才察觉,请了诸多医师都没有用,还不敢声张担心对方见我不甘会下狠手直接拿我性命。所以苟延残喘到了今日。”

    沈浩点了点头,他倒是认为对方没有直接弄死唐清源的主要原因还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再添一个玄清卫副千户的性命惹上麻烦,下毒慢慢阴死才最稳妥。

    沈浩合上铜条,看着一脸死灰的唐清源说:“如果只是中毒,或许我还真能救你一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