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去军营
    胡惟庸和李善长这两人乃是亲家,胡惟庸将哥哥的女儿嫁给李善长的侄子李佑为妻。

    靠着这层关系,两人相互勾结,狼狈为奸。

    一个是当朝宰相,一个是开国国公,这两人在朝中的势力非常的大,传言诚意伯刘基刘伯温的死就和他们两个有关。

    可是,李善长是个聪明人,知道朱元璋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将胡惟庸扶持为丞相之后,李善长就萌生退意。

    对于李善长来说,这辈子已经够了,不光自己是国公,就连自己的儿子,还娶了朱元璋的长女,是朱元璋的长女婿。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辈子荣华富贵是可以保证的。

    “不知你可知晓,前几日秦王回京,带来了一个神医。

    传言此神医年方十六,医术高超,用神丹治好了皇后娘娘的病症。

    恰好这个神医是从陕西关中来的,恰好这个神医就住在通济门附近,恰好害死你儿子的人也是关中口音,恰好也是少年。

    我原本以为你是知道的,没想到你什么都不知道。”

    李善长老狐狸成精,比胡惟庸奸猾不知道多少倍。

    他根据自己得来的那些消息,很快就推断出了陈松。

    说实话,李善长不太想趟胡惟庸儿子的这趟浑水。不然的话,李善长早就将此事告知了胡惟庸。

    胡惟庸身体一震,惊骇道:“这个神医我有所耳闻,只是不太了解。

    听您老的意思,我儿很有可能是陛下指使这个神医干的?”

    胡惟庸不觉得一个刚刚来应天府没几天的所谓神医就敢杀自己的儿子,一叶障目、当局者迷之下,再加上有人刻意阻拦,胡惟庸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线索。

    “蠢!”李善长直接骂道:“我实在不知道以前那个精明的胡惟庸哪去了,怎么变成今天的蠢材了?

    陛下为什么要杀你的儿子?就算陛下要杀你的儿子,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折?

    陛下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莫说是杀你的儿子,就算是想要整治你,也不用费这种功夫。

    此事不好说啊!”

    胡惟庸脸色一怔,他为了自己的儿子已经乱了心智,现在一听李善长这样说,瞬间明白过来。

    “陛下是个说一不二的主,他的野心可不止于此......

    我劝你不要再追究此事了,不然……”李善长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虽然李善长只说了一半,但是已经回过味来的胡惟庸瞬间就想明白了一切。

    “我儿子的事就算不是陛下指使的,但肯定也和陛下有关。

    不然的话,为什么这么多天了,我什么有用的都没有查出来!

    而且,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事情!”

    胡惟庸看向皇宫方向,眼睛中满是凶光。

    “好啊好啊,我为你朱家劳累大半辈子,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局,呵呵!”

    胡惟庸心中连连冷笑。

    ......

    麻雀在院子的大树上跳来跳去,叽叽喳喳的叫唤。

    陈松坐在大树下,安静的吃着早饭。

    一辆马车停在了大门外,朱棣从上面跳下。

    车夫从车辕上跳下,急忙朝着大门跑去,就要敲门。

    “莫急,俺来敲门!”

    朱棣叫住了车夫,他亲自来到大门前,敲响了大门。

    陈松听到敲门声,看向大门方向。

    “敲门声轻微有节奏,不是恶人!”陈松嘀咕一声,站起身来,朝着大门走去。

    刚刚打开门,陈松就看到了站在大门外的朱棣。

    “燕王殿下!”

    陈松急忙行礼。

    “不用如此,不用如此。”朱棣大手一挥,自顾自的朝着里面走去。

    “今天来你这,是有些事情找你。”朱棣忽然停了下来,转过身子,对着陈松说道:“明年俺就要就藩了,俺爹给俺安排了一万六千余名带甲猛士,如今正在北城的大校场训练,不知可否陪俺去一趟?”

    陈松一愣,他没有想到朱棣今天来是因为这样的事情。

    自己和朱棣根本不熟,和朱元璋也不熟,只是救治了朱元璋的媳妇,不至于这样吧?

    这个样子的朱棣,实在是有些太过热情了,竟然要带着自己去看他的士兵,这也太不合常理了。

    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朱元璋让朱棣多和陈松接触,看看陈松身上还有没有其他的秘密。

    昨天试探了文,今天朱棣就想试试武。

    现在的朱棣还很年轻,年轻人大部分都有炫耀心,朱棣也是一样,想让陈松看看自己的百战精兵。

    朱元璋对朱棣非常的疼爱,配给他的士兵都是百战精兵,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超其他藩王。

    朱棣刚开始就藩时,朱元璋给安排的士兵数量并不多,要等到洪武二十二年后,节制了颍国公傅友德以及南雄候赵庸等人的兵马后,手中的兵马数量才开始膨胀起来。

    朱棣说完后,静静的看着陈松。

    陈松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同意朱棣的要求。

    “燕王要求,安敢不去?”陈松无奈的道。

    “哈哈哈,那现在就走!”

    朱棣哈哈大笑,又转过身子,往外走去。

    “殿下稍待,我先安排一下,马上就来!”陈松说着,急忙回到了后院。

    安排好事情之后,陈松又急忙跑了出去。

    陈松坐上朱棣的马车,朝着城北的大校场而去。

    这次,陈松倒是没有坐在外面,而是坐在了马车里面。

    马车徐徐向前,陈松坐在马车中,非常的不舒服,毕竟面前还有一个朱棣。

    “如果不是京城,俺肯定不会坐马车。

    马车虽然平稳,但是哪里有战马来的痛快!”

    朱棣看着陈松,面带笑容的说道:“不知你可会骑马?”

    陈松摇头道:“我不会骑马,被赶鸭子上架骑过几次。”

    “哈哈,不会骑马可不行,待会俺好好教教你该怎么骑马!”朱棣大笑道。

    马车的速度逐渐的快了,来到北城,人口数量以及民居数量骤然减少,有很多地方还是荒地。

    人口少,道路宽,战马的速度自然而然就快了。

    距离军营越来越近,陈松甚至可以听到阵阵马蹄声。

    马车停在了军营外,军营外面的卫兵一下子就认出了这是燕王朱棣的马车。

    营门外的卫兵急忙赶到马车旁边,迎接朱棣。

    还有一些卫兵急忙去通知军中的那些长官。

    陈松率先从马车中跳下,迎接朱棣的那些卫兵看着从跳下来的陈松,脸上满是疑惑。

    疑惑持续的时间很短,愣神间,朱棣从马车上跳下。

    “恭迎殿下!”

    卫兵们急忙行礼。

    “起来吧!”

    朱棣招招手,带着陈松往里面走去。

    没走几步路,军营中的军官们便联袂而来,迎接朱棣。

    朱棣看向跟在自己旁边的马夫兼侍卫,“告诉他们,不用迎接俺,俺今天来是想来看看士兵训练的怎么样了!”

    车夫兼侍卫朝着那群军官跑去。

    走进军营,迎面而来的是一眼看不到头的营房。

    这些营房大都是砖瓦结构,一排一排整齐的就像是格子一样。

    “让人牵马过来!”朱棣对着身边的那个马夫兼侍卫喊道。

    不多时,几匹战马出现在朱棣面前。

    朱棣从牵马的士兵手中接过马缰绳和马鞭,翻身上马。

    陈松本来是不想上马的,但是在朱棣的注视下,只好硬着头皮上。

    幸亏朱棣知道陈松不会骑马,找来的这匹马比较温顺,不然陈松哪里有那么容易上马。

    “走吧,跟着俺去校场!”

    朱棣控制着战马朝着军营后面的校场走去。

    陈松控制着战马,小心翼翼的跟在朱棣的身后。

    来到校场后,大场面铺面而来。

    士兵训练时的喊声就像是声浪一样,一浪接着一浪朝着陈松扑来。

    陈松后世在电视上看到过现代士兵的训练方式,至于古代的士兵训练方式,陈松还是第一次见。

    在校场的最前面有一个观礼的高台,朱棣带着陈松蹬上了高台。

    “这里共有一万六千多名士兵,合计三个卫。分别是燕山左护卫、燕山中护卫和燕山右护卫。

    他们是俺爹在洪武九年从京营上十二卫中挑选出来的,都是百战精锐。”

    朱棣看着旌旗招展,喊声震天的校场,一脸的自豪。

    明初的士兵,活下来的都是百战精兵,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汉。

    校场上训练的这些士兵,脸上都带着阵阵杀气。

    陈松站在朱棣的旁边,看着眼前的训练场,心中满是感慨。

    这些士兵乃是朱棣以后靖难之役的骨干力量。

    “俺这三卫兵马中有火铳手一千五百名,弓弩手三千名,骑兵一千五百名,枪兵八千名,刀盾兵三千五百多名。这些士兵都是个顶个的好汉,对了,你知道火铳吗?待会让你放两铳试试!”

    朱棣豪气云干,就好像这三卫兵马无敌于天下一样。

    校场上的士兵主要以配合训练为主,火铳兵和弓弩手位于队伍中间,刀盾兵在他们后面,枪兵位于刀盾兵后面,骑兵位于队伍两翼。

    校场上不时还能听到火铳声,只是这个时代的火铳还是非常落后的火门枪。

    火绳枪的出现,最起码也是在明朝中期。

    “你说,如果我这些兵马在草原上和前元拼杀,胜负如何?”朱棣转过身子,一脸自信的看着陈松,就好像自己的这些兵马肯定能将前元的兵马摁在地上捶一样。

    “回殿下,我没见过前元的兵马,我不敢胡言乱语!”陈松回道。

    “也是,这样吧,俺再问你,你说如果步兵对付骑兵,该用哪种方式好?!”朱棣随口询问。

    这话算是问对人了,陈松虽然没有打过仗,更没有在古代打过仗,但是也看过戚继光的《纪效新书》和《练兵实纪》等书,这些兵书上的内容都是戚少保这么多年征战的经验,里面自然有对付骑兵的办法。

    “我觉得,用步兵对付骑兵的最好办法应该是采取车阵的办法!”陈松回道。

    朱棣不置可否,他问道:“车阵?能否说明白一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