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0章 进入鬼蜮,不急着走
    白雪姬望着楚逸,但眼中已然没有了那一丝疑惑,而是杀意,浓浓的杀意。

    如果不是此人从中作梗,今日之局怎会如此被动?

    白雪姬背后双翼,火焰猛然暴涨,即便是杨岚也不得不进行防御。现在的白雪姬,实力堪比仙人境初期,比她要强上许多。

    这才是白雪姬真正实力吧!

    杨岚看着她怒火心生,又看楚逸眼中那无法割舍的情意,心中突然五味杂陈。

    倘若按照婚约,她还是楚逸的未婚妻,看着自己的未婚夫与别人的女人眉来眼去,这心中滋味着实难受!

    楚逸的心猛然一缩,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啃食,那是心痛的感觉。

    白雪姬对他视同陌生人。

    如果真是凌烟,又岂会对他持剑相向?

    柳如风看到他脸上和眼中痛苦的表情,凭借女人的直觉,她知道,楚逸对这个白雪姬应是情有独钟。两个人应该存在太多不被人知的故事。

    “师兄,咱们进去吗?”柳如风小声喊道。

    楚逸眼睁睁看着白雪姬愤怒地斩下一剑,巨阙剑砍在光幕上,顿时出现一道长约十丈的凹陷,三种异火不停转换,焚烧这道光幕。

    大阵已经开启,凹陷的光芒很快便恢复如初。

    “白师姐,这是九幽白骨阵,光靠你一人,无法破阵的!”杨岚小声提醒道。

    白雪姬如初聪慧,自然知道,但心中那股恶气实在没地方出。

    楚逸依旧凝视着她,但在白雪姬眼中,他的眼神夹杂着嘲笑和可怜,这是她最无法忍受的。

    不过,之前跟剑无尘厮杀,真元消耗过多。方才那最后一剑,算是消耗殆尽,再砍下去,确实于事无补。

    白雪姬没有看杨岚,一个转身,御剑而去。

    楚逸望着她消失的身影,那颗相思之心,沉入到冰湖底,痛彻心扉。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柳如风顾不得许多,一把拉住楚逸的胳膊,将他拽入那道即将消失的黑色旋涡之中。

    杨岚看着他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脸上神情若有所思。

    或许,这就是师伯道衍真人让楚逸前来九原城的真正目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她之前所做的都不过是徒劳无益。

    九原城是一处关键落子位置,也是关键的提子位置。

    至于是落子,还是提子,现在的她已经无法确定。

    “既然九幽白骨阵已经开启,接下来等灭掉魔门三宗,再来破阵吧!”朱子善冷冷道。

    夏禹城点了点头,问道:“与白雪姬交手的那个是谁?”

    朱子善沉吟片刻,道:“此人并非来自鬼蜮之人。”

    “如此看来,此人的目的就是帮助楚逸他们进入鬼蜮。但魔门三宗里,似乎从来没有这个人的影子!”夏禹城狐疑道。

    “是谁并不重要。只要他不插手,就由他去。”朱子善冷冷道。

    “贫道心中还有一个疑惑,还请祭酒赐教!”夏禹城突然问道。

    朱子善眉头微微挑起,道:“夏峰主,请说。”

    “朱祭酒口中的那个鬼蜮强者是从哪里来?”

    夏禹城心中一直有个疑惑,那就是这个不为人知的鬼蜮强者到底来自哪里?

    如果说是从鬼蜮而来,是从九原城这边的通道出来的?但按照记载,唯有九幽白骨阵启动时,才会打开入口。如果此人是从九原城这边出来,五老峰必然知晓,也不会花这么大代价来寻找入口。

    所以,他心中推测有两种情形:一是从鬼蜮的另外一条秘密通道来到世间,而这条通道玄门和文庙都不知道;二是此人本就存在于世间,只不过一直闭关不出而已。

    这两种情形,他觉得第二种可能性较大。

    朱子善沉默片刻道:“按照复圣的说法,这个人应该是千年之前鬼蜮派出的强者,但为何他没有现身,那就不知情了。”

    夏禹城心中大凛,脸上神色凝重了三分。

    如果真的是鬼蜮强者,那这千年之后,此人多半是仙人境高手。

    一个仙人境,可以秒杀一个大宗门。即便是实力强劲的玄门六宗,对上一个仙人境大能,那也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

    “复圣既然有了推测,可还有应对之法?”夏禹城问道。

    关于这件事,夏禹城离开五老峰之前,并没有人告知他此事内幕。

    那也就是说,他依然不是这场大战的主导者,或者说核心人物。想到自己被排斥在外,心中有种道不明的情绪。

    “夏峰主,这件事不必担心。复圣既然推演七八分,自然会有应对之策。另外,关于此事,五老峰也只有三人知晓。这点,还请夏峰主心中有数。”

    “还有,那个叫玉环的女子,如果她真是颜坨夫人的第三世,如今又在哪里?”夏禹城继续问道。

    朱子善无奈道:“是进入鬼蜮,还是隐藏在魔门三宗之内,我确实不知。”

    夏禹城苦笑道:“既是如此,贫道还有什么好多想的。还请祭酒现行一步,贫道跟徒儿交待两句。”

    朱子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消失。

    杨岚见朱子善离去,便飞身来到他身边,抱拳道:“见过师父!”

    夏禹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微笑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杨岚摇头道:“师父交办的事情没做好,还请师父责罚!”

    夏禹城叹了两声,道:“你已经做的够好了。玄天宗那边,为师自会给他们交待,你无需多想。”

    杨岚顿了顿,问道:“师父,师伯让他过来,是不是已经知道今天的结局?”

    夏禹城看着她,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对他印象如何?”

    杨岚娇躯微微一颤,自然明白其师的意思。

    但她此时,脑子里很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也无妨。你再好好想想。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等擎阳宗那边事情结束,为师再过来时你给我一个答案。”

    “是,师父!”

    夏禹城望向那条血河,沉声道:“这血河之中藏有一头骨妖,是破阵的第一道防线。你且跟白雪姬联手,先把破阵障碍除掉。记住,万事小心!”

    “弟子明白。”

    夏禹城又看了自己爱徒两眼,然后转身离去。

    过了片刻,杨岚才收回思绪,朝姚鹏山这边飞了过来。

    慕容紫英被姚鹏山、赵培腊、陶菁菁三人团团围住,逃脱不得。

    陆显芝盘膝坐在不远处,似乎根本不担心杨岚等人向他发难。

    “杨师姐,慕容紫英怎么处置?”姚鹏山问道。

    慕容紫英立马哀求道:“师姐,我也是有苦衷的,你就放过我吧。”

    “闭嘴!我看你存心想要背叛玄门。”姚鹏山厉声道。

    慕容紫英冷笑道:“如果不是我,你以为你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

    姚鹏山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但他明白,此时的他还不宜与慕容紫英彻底撕破脸皮。

    “那我还得感谢慕容师弟了?”姚鹏山不咸不淡道。

    “谢不谢我在你,做不做在我,你说对吧,陶师妹?”慕容紫英望向陶菁菁。

    陶菁菁对他本就不讨厌,但也谈不上喜欢。不过,慕容紫英突然对她下手,这件事让她心里多了一个梗。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事出有因,但保不准下次就会真对她背后下黑手。

    “这个,还是听杨师姐的吧。”她避开慕容紫英微风和煦的目光,转头望向杨岚。

    杨岚看了他两眼,淡淡道:“此事跟慕容师弟无关。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说完,独自一人朝山上走去。

    杨岚已然猜出楚逸的身份,他就是掩月宗的张天华,张天华就是楚逸。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第一次看到他时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至于楚逸如何进入掩月宗,成为张天华,又如何成为掩月宗的圣子?她不知道具体细节,但多半也是玄门和文庙一手策划和安排。

    刹那间,杨岚心中所有的谜团都在一瞬间解开。因为,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在玄门和文庙那些大人物预料和安排当中。

    杨岚既然猜到背后的那些内幕,自然也不再追究慕容紫英的过错。在她看来,慕容紫英和陆显芝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让楚逸便于行事。

    姚鹏山等人面面相觑,但又不好追问什么,只得遵照行事。

    “谢师姐!”慕容紫英拱手作揖道。

    慕容紫英走到陆显芝身边,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望向那道光幕,叹道:“这可是用十几万人命砸出来的九幽白骨阵呀。谁他娘脑子有病,非要用人命来造阵?”

    陆显芝问道:“你与楚逸是什么关系?”

    慕容紫英嘿嘿笑道:“有一段时间,曾跟着他跑江湖,混饭吃,算是他小弟吧。”

    陆显芝微微一怔,这句话看似轻描淡写,但分量极重,足见慕容紫英与楚逸的关系极为亲密。

    “前辈,是呆在这里,还是回京都?”慕容紫英问道。

    陆显芝笑了笑道:“来都来了,为何要急着走呢?”

    “但愿那家伙能够平安归来!”慕容紫英心中念道。

    黑暗,无尽的黑暗,仿佛没有尽头。

    楚逸他们不知道在飞行多久,终于看到一座山峰。那山峰,悬浮在空中。远远看上去,左右两处凹陷,如同双目,闪烁着两股绿色光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