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7章 朝乱(第二更)
    这一日,伺候了老太太午睡后庄喜乐就赶到了广平侯府,知晓了老太太寿数将尽她几乎是搬到了春荣院,她祖父这一脉在老太太跟前尽孝最少,她得代郡王府的一家子尽心尽力的伺候老太太,总得要让大家都少些遗憾。

    若不是京都太乱西南也不能离了镇守的人,她必定是要进宫求了皇上让她的哥哥们都来的,可惜她不能这样做。

    “君爷爷,我祖父进京的路上是不是要路过君世子练兵的地方?”

    君老侯爷接过常管事端上来的药碗仰头一饮而尽,擦了嘴又漱了口才问道:“你这丫头分风风火火的又发生了何事?”

    庄喜乐殷勤的给他递上了温水,说道:“我着急,您老快给我说说是不是在一条道上?”

    老侯爷见她面上是真的着急也不逗她,“是在一条道上。”

    “我能再给君世子写封信吗,您让人再帮我跑一次。”

    老侯爷放下了茶盏,“丫头,你如实告诉老夫,倒底发生了何事?”

    庄喜乐低垂着眼眉将黄太医说的那一套告诉了老侯爷,“我担心我祖父赶不上,我手里眼下也没什么人能去跑这一趟。”

    屋子里登时就静了一瞬,老侯爷长长的叹了口气,“老太太如此寿数就算到了那一日也是喜丧,这人老了还没有一身的病痛这是多大的福气。”

    “你去写信吧。”

    庄喜乐站起头朝老侯爷屈膝一礼,肚子走到书桌前开始研磨铺纸。

    君老侯爷坐在椅子上看着前方正在书写的人悄悄地擦了眼泪也是唏嘘感慨的很,这个平日里毛毛躁躁动不动就能围人家府邸拆别人房子的人说到底也就是个小丫头,遇到这样的事便像一只可怜的猫儿,惶惶不可终日。

    骄纵了些心肠确实极好,难得的好丫头啊。

    在信中托付了君元识帮她跑这一趟,庄喜乐便草草收了笔,拿着信纸走到君老侯爷面前问道:“我写好了,您要看看吗?”

    庄喜乐懂得规矩,传递这样的消息必定是要交给人家过目的,也是为了避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老侯爷没有伸手,只是告诉她,“你装到信封里密封好,稍后老夫就安排人给你送出去。”

    庄喜乐依言点头,直到常管事将信拿走庄喜乐方才再次走到君老侯爷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多谢您了。”

    她这知书达理的样子君老侯爷看的心里难受,“老夫还是看你张牙舞爪没规没矩的样子顺眼一些,把你这一脸丧气的脸给老夫收起来。”

    “哦。”

    庄喜乐直起腰在一旁坐了下来,看她低沉的样子老侯爷又来了气,“怎的如此经不住事,越是到了这样时刻越是要沉着冷静,你曾祖母还好着呢,人命谁能说的破,太医成阎王了不成,要她及更死就几更死?”

    “可是...”

    “哪里有那么多可是,你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还能如何?回去陪着老太太说话莫要想那么多,回去吧。”

    老侯爷伸手赶她,她也只能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扭过头,“您老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可爱。”

    “臭丫头,那‘可爱’二字是用来兄形容老夫的?”

    庄喜乐哼了一声出了门,深吸了一口气腹中的浊息吐了出来,揉了揉自己的脸嘴角微勾带着浅笑回去了。

    竟然说她经不住事,哼!

    从今日起庄喜乐几乎就不怎么出门,在府中不是陪着老太太说话就是盯着小子们操练,日子过的也算充实。

    庄家人一连两日平凡登了未来亲家的门,不出两日京都和庄府交好的人家就收到了喜帖,这些人家看着请帖上书写着的日子有些诧异。

    那些交好的人家谁家不直到庄府那八台喜轿是在年底,眼看的帖子上分明写着十月初十,算下来不到一个月了。

    明眼人一看就晓得发生了何事,只怕是庄府那个福寿满堂的老太太怕是要不行了。

    武国公府也是收到了喜帖,一家子坐在屋子里面色微沉,贺薇捏着帕子坐在一旁,问道:“父亲,这次咱们也不登门吗?”

    武国公放下了帖子,“帖子都下了不去便说不过去了,就去吧。”

    “喜乐妹妹以我交好也于我有恩,她摔伤昏迷那么大的事我都不能登门去看看,若是喜乐妹妹问起该如何?”

    贺清没好气的放下茶盏,依照他们府中现在的情形去了也是给庄府带去麻烦,当真是憋屈的很。

    太后失势,皇帝越发的是无忌惮,若只是喜爱美人也就算了,现在还听信的小人谗言想要发兵狄戎。

    忠亲王下落不明,朝中有人进言若是西旻城没了忠亲王的镇守就是一盘散沙,加之忠亲王是在回程路上失踪,未免忠亲王之子孙对朝廷有怨怼之心,在他们还没有谋逆之心的情况先行收回兵权,重新派兵镇守西旻城。

    当夜永安王就过府,传达皇上旨意要求乌里营去镇守西旻城,并将狄戎人赶出去。

    武国公当即拒绝了,只因为西旻城地广、土地又十分肥沃,两国边境也算太平,商人门云集在那里做生意,且忠亲王之长子早就羽翼已丰,足以代替其父亲镇守西旻城,再突然对狄戎发难后果不堪设想。

    再则乌里营还在守卫京畿哪里能随意调动。

    永安王是一言不发离开的,朝堂之上为此争论了两日,跟着就有传言说武国公府和忠亲王串口连一气,此后,武国公府就被监视了起来。

    未免给其他人带来麻烦,他们自动和外面的人断了来往。

    若是再去和西康郡王府这样手握重权的人结交,还不知道那些小人要说出何种话来。

    庄喜乐是在几日后才听到这个消息的,还是她说要去武国公府拜访庄良正才告诉了她这个事。

    “您说这背后的事是不是永安王授意的?”

    庄良正心惊,“如何说?”

    庄喜乐压低了声音,“放眼京都,最有实力坐上那个位置的就是永安王,他是皇帝的胞弟又手握重权,若是想要造反真的容易的很,再说皇帝的那几个儿子也不济事。”

    庄良正忍不住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预掌天下权,无非兵和钱,这两样皇帝是一样也没有。”
为您推荐